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首页 > 言情小说

男女主是黎沐祁颢宸的小说

风七发布时间:2020-05-17 12:50

阅推荐小说网为您提供男女主是黎沐祁颢宸的小说,名字叫做《豪门危情:错爱冷妻365天》,该小说温柔女主撒娇卖萌,强大男主难以抗拒,黎沐祁颢宸小说精彩节选:对面的男子孤高清冽,身上散发着天生优雅的贵族气质,即便坐在色彩单调的海绵墙前,也与周围光线融为一体,完美得如同修饰合成过的艺术照。黎沐向旁把目光躲向一边,从心里往外不愿承认那男人的魅力,只当什么都没看到。

《豪门危情:错爱冷妻365天》精选内容

从囚室回来,祁颢宸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

虞若一边为他处理一边心疼,忍不住轻声问道:“元首……很喜欢她么?”

祁颢宸目光闪动了一下,道:“为什么这么说?”

虞若低垂着细眉,一边擦药一边轻声道:“她有多恨元首谁都知道,可是元首还……”

祁颢宸没有回答,直到她快要把药擦完,才淡淡说道:“我很忙,有些事情不能及时知道,你帮我照顾她。”

虞若勉强笑了一下,道:“好。”

然后收拾东西出去了。

第二天安全局又来催,问什么时候能把犯人押回去。

冉宁知道祁颢宸不可能轻易把黎沐送出去,就先把人打发走,然后才禀报祁颢宸。

祁颢宸没多说什么,只告诉冉宁多加小心,不准安全局的人接触到黎沐。

晚上吃饭的时候扈君芳又问起这件事,说道:“宸儿,你为什么不肯把黎川的女儿还给你舅舅,你舅舅说如果让她去见黎川,很可能会把黎川唤醒,那样的话父女两个一起审,肯定能审出口供来。”

祁颢宸道:“母亲,您怎么相信舅舅的话,黎川被他折磨成植物人两年,怎么可能轻易醒过来,黎沐不知道她父亲的情况还好,如果见到她父亲的情况,招供的可能不大,倒很可能含恨**。”

扈君芳认为这个长子一向听话,没想到在这件事上这么坚持,脸色阴沉起来,说道:“可是毕竟丹墀宫不是真正监狱,我听说那女人已经逃出主楼两次了,如果真让她逃走,你怎么向民众交待?!”

祁颢宸耐着Xing子说道:“母亲,那只是意外,我不会让她逃走的,我要亲自查清那笔巨款的去向,身为总统有特赦和特审权,母亲和舅舅一直阻拦我做这件事,是觉得我没有这种资格么?”

他的话音虽然平和,可是表达出来的意思却很强硬,扈君芳被他惹出火气,放下筷子愤懑道:“是啊,你现在是总统,翅膀硬了,母亲的话可以不听了!”

说完起身回卧室去了。

祁颢宸也被母亲弄得没了胃口,放下筷子带着一直侍立在身后的虞若离开玫瑰园。

回到丹墀宫后,心情烦闷的祁颢宸鬼使神差地又来到囚室。

他进来时黎沐躺在那里发呆,知道他进来也没转一下目光。

祁颢宸也没指望黎沐理自己,拉过椅子坐在囚室墙边看着床上的黎沐出神。

黎沐本来打算无论他说什么,自己一直装木头人,可是没想到祁颢宸竟然也不说话,而且还样目不转睛地看她。

她毕竟不是真的木头,被祁颢宸看得全身不自在,越想不把对方的目光当回事,却越觉得那目光芒刺一样扎得难受,没办法她只好坐起身来,转头也去打量祁颢宸,想弄清他究竟搞什么把戏。

对面的男子孤高清冽,身上散发着天生优雅的贵族气质,即便坐在色彩单调的海绵墙前,也与周围光线融为一体,完美得如同修饰合成过的艺术照。

黎沐向旁把目光躲向一边,从心里往外不愿承认那男人的魅力,只当什么都没看到。

见她不再看自己,祁颢宸目光轻轻闪动一下,声音清淡道:“怎么不看了,我不好看么?”

黎沐再次转回眼来,目光却变得阴冷鄙夷,道:“徒有其表,不过披着一张人皮而已。”

祁颢宸嘴角慢慢向上勾,邪魅地注视着黎沐,道:“又这样说,你不记得上次这样说的后果么……”

黎沐全身紧绷起来,又做好动手的准备。

在她紧张的注视下,祁颢宸把外套扔在椅子上,一步步走到近前,面朝着黎沐侧躺在床边,一只胳膊枕在头下,用命令的口气向黎沐说道:“躺下。”

黎沐鄙夷地撇了一下嘴,道:“自以为是!真以为我会心甘情愿受你摆布吗……”

她正说着,祁颢宸却突然伸手把她拉倒。

黎沐转身抬手就要去卡他的喉咙,可是祁颢宸却抓住她的手,轻声道:“不要动,安静躺一会不可以吗?”

黎沐怀疑地向他脸上看去,却见他眼睛微闭,似乎真不打算做“为非作歹”。

黎沐慢慢收回手,可她却仍然不相信祁颢宸挤过来只是想在这里躺一会儿,于是仍旧小心防范着,打算见祁颢宸稍有动作立刻出手。

可是等来等去也不见祁颢宸有下一步动作,反倒逐渐呼吸低缓起来,似乎是睡着了。

黎沐慢慢放松警惕,目光中闪过一丝怀疑!这个男人真的敢在自己身边睡觉?他凭什么这样自信,真以为与自己发生关系自己就不会杀他?不对,他一定是在试探自己,即便他真的睡着了,肯定也有人在监视器里看着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异动就立刻会有一批人冲进来……

她往房间的各个角落看去,可是在这里生活了几天,她真的确没发现这些有监控存在,不然那天自己**,应该更早被发现才对。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冷的笑意,究竟是不是试探,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她纤白的手掌再次抬起,一点点向祁颢宸的脖子接近,如果能掐碎他的喉咙,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吧……

她一边向前伸手一边留意着房门外的动静,思考着如果稍后有人冲进来,自己是否可以找到逃跑的机会。

眼看她的手几乎就要触摸到祁颢宸的脖子,她甚至感觉到这男人颈间的暖意,可是不知为什么,手却颤抖起来。

到这个时候,她已经肯定这间囚室内确实是没有监控的,可是为什么自己下不了手呢?

明明只差一点点,无论祁颢宸是死是伤,对这个国家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可偏偏他的身上像有防护层一样,让自己差之毫厘却无法逾越。

黎沐悄悄向后仰头,闭着眼睛在心里骂自己:“黎沐,你这个废物!你忘了父亲的冤屈、自己受的苦、受的侮辱了吗?你怎么能对这个人心软,你应该杀了他!杀了他即便不能救出父亲、不能解救自己,可总算拉上一个人垫被,死也值得……”

言情小说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