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首页 > 言情小说

袁少哲安心蕊暗香心之蕊

泡沫飞沙发布时间:2020-05-22 12:31

暗香心之蕊》小说讲述袁少哲安心蕊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袁少哲安心蕊暗香心之蕊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暗香心之蕊》小说精彩节选:“求你了,哥哥,就带我去吧,就一会,好吗?”袁佳琪不断地乞求袁少哲带她去,袁少哲看了看天,天气还不错,于是就答应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取把伞,一会就带你去。”袁佳琪点了点头,看着袁少哲向房子跑去。可是房间里,一场暴雨即将来到。

《暗香心之蕊》精选内容

袁少哲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升学考试,被当地最好的高中录取了,爸爸为此很高兴,所以决定暑假的时候带着全家人一起到他在法国刚刚购置的林间庄园去度假,也在那里为佳琪过生日。

全家人一起来到法国的庄园,这里古色古香,仿佛童话故事中的城堡,在这里一定发生过不为人知的故事。庄园的周边树林里空气清新,风景美丽,远处还有碧色的湖水。袁少哲带着为佳琪亲手做的礼物,把它们放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包装的十分可爱,准备在生日那天送给佳琪。很快佳琪的生日到了。全家聚在一起,爸爸妈妈为佳琪准备了很多礼物,佳琪开心地拆着礼物,有美丽的名牌裙子,有最好的学习用具,有各种各样的洋娃娃,总之只要爸爸妈妈能想到的都给佳琪买来了。而这里边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佳琪拿起来摇了摇,“这是什么呀?”

“这是哥哥送你的生日礼物。”少哲开心地答到。

“哥哥送我的是什么呀?”佳琪说着便迫不及待地拆开礼物,打开盒子,一串非常精美的手工项链映入佳琪的眼帘,只见她眼前一亮,将刚刚捧在手里的玩具全都抛开,从盒子里把项链拿出来。

“哇,好漂亮啊。哥哥,哥哥,快点帮我戴上。”说着佳琪兴高采烈地跑到哥哥身边,让袁少哲帮她把项链戴上。

爸爸看到在一边佯装生气地说到,“佳琪真是长大了,已经开始爱美了,连爸爸妈妈送的礼物都不要了?”

“爸爸,我长大了要嫁给哥哥,好不好?这样我们就不会再分开了。”佳琪天真地笑着。妈妈和爸爸对视了一眼,脸上掠过一瞥惊讶,但转瞬即逝。尽管如此,还是被少哲看在了眼里。

“佳琪很喜欢哥哥吗?”妈妈将佳琪搂在怀里,“可是妹妹是不可以嫁给哥哥的,知道吗?以后不准说这种话,会叫人笑话的,明白吗?”佳琪听了妈***话有些沮丧。

庄园附近的风景真的很美,可是却不巧,正赶上了那里的雨期,大雨连续下了一周,这可把两个孩子憋坏了。终于等到雨停了,佳琪吵着要出去玩,爸爸实在拗不过她,就叫少哲陪她一起去玩。

“哥哥,我要到树林里去玩,这里的人说树林里有很多花,我想去看。”袁佳琪吵到。

“可是我怕一会会下雨。”

“求你了,哥哥,就带我去吧,就一会,好吗?”

袁佳琪不断地乞求袁少哲带她去,袁少哲看了看天,天气还不错,于是就答应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取把伞,一会就带你去。”袁佳琪点了点头,看着袁少哲向房子跑去。

可是房间里,一场暴雨即将来到。

“你告诉我,少哲到底是谁的孩子。”曾子荞的语气颤抖中夹杂着冰冷。

“过去那么多年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袁世年转身去倒酒,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不安。

“我再问你一遍,少哲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我不是说过了,他是我从孤儿院领养的,如果知道父母是谁,不就还给他们了吗,怎么会送到孤儿院呢?”

“如果他们死了呢?”

一种极不祥的预感袭上袁世年的心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不觉得少哲长得特别像一个人吗?小的时候我还没有这种感觉,可是最近他总是让我想起一个故人。”曾子荞说着,眼睛里开始泛红。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袁世年继续装糊涂。

“不明白你就看看这些。”说着曾子荞犹如火山爆发般将一些文件扔向袁世年,纸片飘落在袁世年身边的地板上。

袁世年蹲在地上一张一张地捡起来,一边捡一边看,这时他的眼睛被定格在一份亲子证明书上,“你是怎么……”

“我是怎么得到这些的,是吗?我最近看着少哲,总是想起那个贱人,她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就算她死了我也不会原谅她。可是你倒好,竟然让我帮她养了这么多年儿子,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们是不是特别开心啊?我替那个贱人养儿子,还为你这个帮凶生孩子,我当初就不该相信你,我恨你,我恨那个贱女人,我恨你们所有的人……”曾子荞说着,情绪已经崩溃了,她开始把触手可及的东西都拿起来砸到地上。

袁世年马上上前抱住曾子荞,害怕她伤害到自己,“对不起,是我不好,你不要这样……”袁世年看着怀里已经崩溃的曾子荞,心疼不已,他仍不放弃地劝着曾子荞,“大人有错,但孩子是无辜的。”

“你骗得我好苦,我不想再看见他,我不想再看见他……”想起曾经经历过的所有伤痛的过去,曾子荞瘫坐在地板上,房间只有她的哭声。窗外突然下起了大雨,雨滴拍打着窗子,好像无数支利箭射向曾子荞那再也无法掩饰的伤口上。

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接近傍晚了,快到了晚饭时间,可是两个孩子却还没有回来,袁世年和曾子荞呆在不同的房间里,袁世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现在曾子荞对他已经恨之入骨,他能做的就是让曾子荞先冷静下来。正在袁世年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他的手机响了,是少哲打来的,电话那端,少哲哭得很厉害,嗓子已经哑得说不出话来,只听见一句,“佳琪……不见了!”

当袁世年和曾子荞赶到的时候,少哲正跪在一棵大树旁,大树的树根有一半露在外面,下面是湍急的河水和刚刚塌陷的泥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佳琪呢?”爸爸妈妈一边焦急地寻找一边向哭得厉害的少哲问到。

袁少哲只是跪在地上,他全身都湿透了,雨水还在不停地从他的身上滴下,他好像灵魂出窍了一样一动不动,只是呆呆地看着山谷下那被繁密的树枝遮掩住的湍急的河水,现在它已经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不管他们怎么问,袁少哲就只是傻傻地盯着山谷下。曾子荞按捺不住自己要发疯的情绪,她抓起袁少哲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你告诉我佳琪到底去哪了?你快点告诉我。”

袁少哲转过头来,看着湍急的河水,这一刻,袁世年和曾子荞才明白,袁佳琪已经从这里掉了下去。曾子荞松开手就冲向袁佳琪失足的地方,袁世年立刻拉住了她,“子荞你不要这样,我马上报警救她,你不要做傻事。”袁世年紧紧地抱着瘫坐在地上的曾子荞,一边打电话报警。

警察赶到了现场,山上的土被连日的雨水浸透,还在不断地往下滑落,他们试了很多次,却也险些跌落下去。山下的河水十分湍急,雨一会下,一会停,很多人在现场忙来忙去,却仍然没有找到。袁少哲的耳朵里什么都听不到,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袁佳琪曾经站过的地方,一道彩虹在天空中铺开,彩虹的一端恰好就在佳琪曾经站过的地方。隐约中,袁少哲好像看到袁佳琪在向他招手,然后转身沿着彩虹向天空的另一端跑去。袁少哲看着看着,不自觉地向前追去,千钧一发之际,袁世年马上赶过来拉住了他,他停住了脚步,脚下就是湍急的河水。

警察找了很久,天已经黑了,可是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最后,终于在塌方的泥土里找到了一只鞋子和一些零散的彩色珠子,还有破碎的衣服和鲜血。看到这些,全家人都陷入了悲恸之中,警察的结论是袁佳琪已经遇难。

言情小说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