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首页 > 言情小说

梁越琛顾嫣小说章节目录

素薇发布时间:2020-07-11 11:49

小编给大家带来梁越琛顾嫣小说章节目录,该言情小说是《 重生豪门:绯闻娱乐圈》,小说女主撒娇卖萌,内容精彩,梁越琛顾嫣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节选:轻轻将手中的白蔷薇放在秦烟空荡荡的墓碑前,因为没有准备工具,秦烟只能徒手拔草,那些芦苇将她的手划破,一条条细小的划痕上浸出细密的血迹,她似没有察觉一般,仍然用手拔着,直到坟墓周围新长出来的杂草都被她细心地拔除干净。

《 重生豪门:绯闻娱乐圈》精选内容

秦烟的“墓”葬在郊区,顾夫人费了一番周折才帮女儿打听出来。地方很偏僻,出租车在山村外面就停了下来,不肯再进来。刚刚下过雨,路况也不好,秦烟踩着一地的泥泞才踉踉跄跄进了山。

一路走过村庄,只偶尔有几声犬吠,整个村子静谧一片,和城市的喧闹完全不同。秦烟在村里一位好心的老太太的指引下找到了秦烟的墓。

老太太一边走一边给秦烟解释,这一片山本是当地人的祖坟山,一般鲜少让外地人墓葬在此,但是这位秦小姐在世的时候给村里捐钱建学校,又资助村里的孩子上大学,所以在获知秦小姐出意外的事情之后,村长号召村里的人在后山寻了一处山清水秀环境清静的风水宝地厚葬了秦小姐。

听完老太太的话秦烟心中一酸,看向墓地的神情愈发晦涩。

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有给什么村子捐钱建学校,和众多明星一样,她做的慈善只是为了谋个好名声,一切都是助理在忙活,她除了给钱之外,并没有真正亲自参与过,却没想到她这无心之举居然被这村里的人记住了,还为她寻了这处风水地。

想想她这些年在娱乐圈究竟得到了什么?爱情,友情,亲情,她居然什么都没有抓住,竹篮打水一场空,到头来连死亡都如此狼狈。所谓的风光,不过是浮于表面,她自以为她拥有一切,老天爷给她开了一个玩笑,让她到死才看清所有假象。

她没有资格笑话顾嫣,顾家小姐即使再嚣张跋扈,也总有亲人在她身后为她收拾烂摊子,可她秦烟呢?众叛亲离,受人诟病,连“死了”都不得安宁,其实她才是最可悲的那一个。

那位老太太将秦烟引到了山脚,为她指了路,也不多问,直接就颤颤巍巍地回山下的村子去了。

秦烟怀中抱着一大束白蔷薇就往山上墓群走去,因为是鬼节前后,来扫墓的人并不只有她一个,来到墓园的人都心照不宣地沉默着,尊敬着沉睡在这里的每一个阴灵。

按照老太太所指的路,秦烟一步步攀爬到山腰,横过一条石板路朝着山腹走去。这里虽然是郊区墓地,因是祖坟山的缘故,倒是时常有村民时来整修,所以这一带的树林葳蕤葱茏,长势喜人。

循着山腰处公墓牌上所写的墓碑信息,秦烟走向那片种着楠竹的风水地,按照老太太的指示,大明星秦烟的墓地就在这片竹林的尽头。她漫不经心地往前走,沿着落满枯黄竹叶的小径一路往上,远远地看到一个黑衣男子站在一处墓碑前静默伫立。

秦烟并未在意,只当是某个亲属趁着中元节前来扫墓悼念亲人,正准备从那人的身后擦过,不想一偏头却看见了墓碑上刻的字,顿时脚步一顿,狐疑地看向那块墓碑。

没有看错,那块墓碑上刻的正是她的名字,而且从那墓碑以及周围种的花草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新墓,可见墓主人刚刚去世不久。

秦烟还怕自己弄错了,朝着那个墓碑底部的编号看去,再三确认了一遍,这里就是她的“安息之所”。

确认了这个事实,秦烟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那个陌生男子。

那男人不过二十七八岁年纪,个子很高,看起来约莫有一米九,宽阔的肩膀刚硬的身板挺得笔直,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凛冽气息。

秦烟曾在佛山叶氏门下习武多年,虽然武艺不精,但还是有几分识人的本事。只看一眼,她就看出眼前这人会功夫,看他的外八站姿,一看就是经常与人对打后潜意识里形成的一个格斗姿势,进可攻退可守。

秦烟心下有些纳闷,这个人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这里是“秦烟”的墓地,一般来说,能在中元节这样的日子如此隆重地到墓地来悼念,说明这人肯定与墓主人生前关系匪浅。可是秦烟在脑子里努力搜索了一圈,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这人是谁?她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疑惑。

大约是秦烟在他旁边站立的时间过长,那男人抬起了头,眼神锐利地朝着秦烟看了过来。

那如鹰隼一般的眼神把怔立中的秦烟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就要开口询问对方的身份,不想还未出声,对方的话却让秦烟愣住了。

“你也是秦烟小姐的粉丝?”

粉丝?秦烟此刻心中情绪翻涌,她差点忘记了,她已经不是真正的秦烟了,没有询问对方身份的立场。

秦烟没有回答,那人也并非真的在等她的回答,他瞥了一眼秦烟怀中抱着的白蔷薇,眼中早已经露出了了然之色,带着三分涩然七分哀痛地叹道:“看样子你应该是秦烟的资深影迷了,一般粉丝不会知道她最爱的花是白蔷薇。”

看到这人的眼神中居然流露出了如此神情,秦烟心中大惊。能有如此强烈的情感流露,而且知道她喜欢白蔷薇,证明这人对她肯定非常熟悉,可是为什么她对这张脸如此陌生?

“先生也知道白蔷薇?那您肯定是秦小姐的资深影迷,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在粉丝后援会上见过您?”秦烟不得不扮演一个烟粉的角色,试图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套出他的身份信息。

那男人并未怀疑,只是他的脸上悲伤之色渐浓,嘴角带着苦笑:“你当然没有见过我,我与她原是旧识,不过已经多年未见了,本以为这次回来……想不到那一别,居然就是天人永隔,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多年未见?秦烟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这是一张英俊的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可是,这样俊逸的男人,真的与她有过一段过往吗?秦烟努力回想那逝去的三十年,竟是回忆不起半点与此人有关的信息。

大概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他居然会在一个陌生小女孩面前流露出真情实感,那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掩去他脸上的悲伤,瞬间功夫就恢复到了面无表情。

秦烟还在努力回想这个故人的名字,那男子却是一言不发转身就往山下疾步离开了。

秦烟并未将这个插曲放在心上,她只当那男人是她前身在哪里认识的一个朋友,对于混迹娱乐圈多年的秦烟来说,会在酒局饭局认识几个朋友是很寻常的事,这样的朋友,她通常是局散就忘,所以对于这个男人,她想不起来也没有多纠结。

她已经不是秦烟了,既然鸠占鹊巢,那就要好好扮演顾嫣这个角色。那些属于秦烟的过往,她决定尘封在心底。

轻轻将手中的白蔷薇放在秦烟空荡荡的墓碑前,因为没有准备工具,秦烟只能徒手拔草,那些芦苇将她的手划破,一条条细小的划痕上浸出细密的血迹,她似没有察觉一般,仍然用手拔着,直到坟墓周围新长出来的杂草都被她细心地拔除干净。

从包里取了从花草市场买来的蔷薇花种子撒在坟墓四周,她这才坐在墓碑前望着那张照片默默发怔。

眼前的这张笑靥是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她分不清这是不是一场梦,这个坟墓里躺着的人,究竟是她自己,还是顾嫣。

这一个多月,她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醒来,从震惊惶恐,茫然不知所措,到最后冷静接受这一切,慢慢适应新的身份。

这是一场无妄之灾,肇事者究竟是她还是顾嫣,已经无法再争辩了。秦烟为自己苟且活着而感到庆幸,却又对顾嫣本人感到愧疚。

好几次她都想要开口和顾夫人解释自己不是顾嫣,可是看到顾夫人那张温柔宠溺的脸,还有那双充满担忧的眼睛,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把她想要说的话咽回肚子里,她实在不忍心伤害这样一位充满期待的母亲,她怕她把真相说出来后,顾夫人会伤心欲绝。

做了整整一个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才下定决心,既然顾嫣已死,那她这个冒牌货就要代替她好好活下去,哪怕是替她尽孝也好,剩下的人生,由她偿还顾嫣欠下的债孽。

所以她打听顾嫣的墓葬地址并且寻到了这里,做一场真正的告别,就当这里是顾嫣的墓地好了,从此以后,她就是顾嫣,顾嫣就是她。

秦烟注视着面前的坟墓,抚摸着冰冷的墓碑,这里面葬着的这个女人,叫秦烟,是曾经的自己。这是一件多么荒谬而又惊世骇俗的事情,她已经死了,但她仍然活着。

“不知道你的灵魂飘到了什么地方,如果你找得到这里,就把这儿当做是你的家吧,我特意为你种的蔷薇花,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你且安息,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她转身朝着山下走去,走到山下村子里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颠颠簸簸地开进了村里,正好与秦烟擦肩而过。

秦烟没有抬头,径直朝着村口走去,并未留意到她的身后,那辆轿车的车窗缓缓降落,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充满了疑惑和探究,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村口。

言情小说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