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首页 > 重生小说

重生之美玉无瑕幻想小白小说阅读

幻想小白发布时间:2020-07-26 10:55

重生之美玉无瑕》全文讲述赵煜虞无暇之间的故事,为您带来由幻想小白原创小说重生之美玉无瑕阅读,小说精彩节选:然后这些回忆全部裂成碎片,这些碎片汇聚成一张狰狞可怖的扭曲面容,汇聚成那只自己原本感觉温暖无比的手,轻轻就这么推在自己的肩膀上!从此之后,自己眼前就只有黑色,就像现在这样,不能动,不能说,不能看。明明活着,却还不如死了。

《重生之美玉无瑕》精选内容

手术时间一直持续了十多个小时。当手术室的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廖俊杰觉得自己的心就好象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揪在了一起。他内心的胆怯和恐惧居然让他一时间无法站起来。

这十几个小时的等待,就好象十几个世纪那么漫长,他一直就在深深的恐惧和后悔中挣扎着,以至于此刻他抬起头来时要是熟悉的人看见他,一定会大吃一惊,他此时的面容,何止是单单用憔悴两字可以形容的?他眼眶深陷,满眼血丝,胡子拉渣,简直一下子就老了好几岁。

别人都以为他是担忧爱妻所以才会一下子变成这样。只有他知道,他是怎样在恐惧里煎熬了这么久的。

医生护士推着虞无暇走了出来,他咬着牙站起来迎上去.

“医生,我妻子怎么样了?”他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一开口就吓了那医生一大跳,医生正是那个被他揪着衣领吼过的医生,此时看到他的样子也不由得震撼了,震撼之后就是满脸的歉疚和无奈。他拍拍廖俊杰的肩膀道,“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

喜悦就像潮水一般瞬间蔓延到廖俊杰全身,他差一点就要喊出来了,十多个小时的煎熬在这一刻一下子都得到了释放。他觉得全身说不出的轻松,可是那医生下一句话又让他如坠冰窟。

“你妻子伤得很重,全身几十处的骨折那还是小问题,最重要的是她伤到了头。所以目前为止她都一直没有醒过来,也许她很快就会醒来,但是也许,她这辈子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成为一个植物人,这可能Xing非常大。”

什么意思?没有死?

此时廖俊杰呆若木鸡的样子倒也很符合听到这个噩耗不敢相信所以成了这样。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差一点就露出马脚了,他就像如梦初醒一般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那医生,然后再次朝那医生伸出手揪住他的衣领怒吼,“你说什么?我妻子怎么可能成为植物人?怎么可能?你在骗我,骗我对不对?”

旁边的人连忙过来想要拉开廖俊杰,却被这个医生制止了。说实话,他看到进手术室前的廖俊杰与现在相比,他憔悴苍老的程度给了他太大的震撼,他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么能够理解这位先生对妻子的爱。他这样的反应已经算是轻的了。这世上怎么还会存在这么痴情的男人?他被他对妻子的爱深深感动了。

“廖先生,我很抱歉。不过你对妻子的爱我们都有目共睹,我们相信一定会出现奇迹的。”他安慰的拍拍廖俊杰的手。

廖俊杰这时也似乎冷静了下来,他缓缓松开这位医生的衣领,低声道,“对不起!”

医生宽容的笑笑又说道:“现在你妻子可以转去普通病房了,你去陪着她吧,要多和她说说话,这样对她醒来有帮助。”

医生说完一脸遗憾的走了,其余人推着虞无暇走向病房。廖俊杰机械的跟在他们后面。等进了病房,这些人把虞无暇移到病床上,把各种仪器和氧气罩给虞无暇戴上,他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病房,把空间留给刘俊杰和虞无暇。

廖俊杰呆呆坐到病床前,虞无暇闭着眼躺在那里,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呼吸器......廖俊杰很有一种想要把这些管子全部扯去的冲动。当然,那也只是内心深处的冲动而已,他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看着虞无暇那张自己熟悉无比的脸此时又青又肿,哪里有一点平日的美丽。这让他心中生出一丝变态的快意然后就是厌恶。他想着医生的话,医生说她十有八九是当定了植物人了,但是亲人的声音也许会刺激到她,对她醒来有帮助。

所以此时,他一句话也不说。

只是心中免不了在诅咒,最好一辈子也不要醒来了。就这样吧,既然你这么贪恋这个人世,那么我就容忍你活下来吧,但是就只能这样活着了。你要是敢睁开眼睛!你要是敢睁开眼睛......我一定会让你再死一次的。

两天之后,虞无暇被廖俊杰安排转院回到了他们的城市Y市,住进了当地最好的医院最高级的病房。

至此之后,云瑶的病房之中,每天就只能见到特护的影子。她那“深情”的丈夫一次也没有出现。

虞无暇在这种安静中,一躺就是一个月。在这期间,她的意识时而有时而无。但也只是仅限于意识而已,她就算是在有意识的时候也根本不能动弹分毫,连眼皮也动不了一下。

在有意识的时候,她总是在这安静黑暗的环境里回忆着。

她回忆起自己和廖俊杰是怎么认识的?对,是在自己大二的时候,自己的生日,妹妹吴艳秀带着他来的,说是自己同学的学长。当时他被大家拱着唱了一首歌,他那充满了磁Xing的声音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目光。他唱的是一首老歌,名字叫做《忘不了》,被他唱出了一种天荒地老此情不灭的感觉,就因为这首歌,就因为他唱歌时那略显忧郁的眼神,一下子就击中了虞无暇。之后很快,虞无暇就和他坠入了爱河。

她回忆起廖俊杰在自己毕业那天忽然捧着一大束百合出现在她学校门口,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朝她单膝下跪,变魔术一般掏出了一枚戒子捧到自己面前。他曾说,玫瑰那种艳俗的花根本配不上她的清新脱俗,她应该是百合,又圣洁又高贵。

她回忆起结婚当晚,他如获至宝一般的抱着她不断叫她“宝宝”,一整夜也没有合眼就那么温柔深情的看着她。

......

然后这些回忆全部裂成碎片,这些碎片汇聚成一张狰狞可怖的扭曲面容,汇聚成那只自己原本感觉温暖无比的手,轻轻就这么推在自己的肩膀上!从此之后,自己眼前就只有黑色,就像现在这样,不能动,不能说,不能看。明明活着,却还不如死了。

从骨子里渗出的冰冷,让她忍不住发抖。她的表情是那么痛苦,她的额头全是细密的汗水。可惜,特护消极怠工,没有一个人看到她这幅样子。而这样的痛苦,虞无暇每天都要承受几次。

一直到虞无暇住进间高级病房的第40天,来了一个女人。她穿着火红色的无袖连衣裙,踩着一双闪闪发亮的银色高跟鞋,大波浪的卷发,艳红的嘴唇,艳丽的容貌艳丽的打扮,走到哪里都是香风一片。

她就是虞无暇的继母带过来的孩子,虞无暇的妹妹,吴艳秀。

吴艳秀一路走过来,心情好得不得了,连带着连脚步都轻快了不少。自己缠了姐夫好久,他才告诉自己虞无暇在这里,今天,她就迫不及待的来了。她这样子,自然不是来探病的。不过想起姐夫警告自己要注意影响的话,她还是很小心的观察了一下附近没什么人,这才进了虞无暇的病房。

一进房间,她立刻就把门反锁了。

不慌不忙的打量着四周高档的格局,吴艳秀眼中闪过一丝妒火。“哼,都半死不活了还享受着这样的待遇,你可真命好!”

恨恨骂着,她这才快步走到病床前,一眼看见病床上那“面目全非”的虞无暇,她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嘴角的笑意就再也止不住的扩散开来。

“虞无暇啊虞无暇,你也有今天?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难怪姐夫都不愿意过来看你一眼,哼哼!”她冷笑着慢慢走到虞无暇床头,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她,“虞无暇,虞无暇!”她叫着她的名字,声音里流露出浓浓的恨意。

“你不是一直都被称为爸爸的掌上明珠,一直都被当作虞家的公主么?你知道么?每次远远看着你围着爸爸笑得天真烂漫的样子,我就恨不得冲过去撕烂你的脸,每次你一出现,大家就看不到我的存在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必定集中在你身上。凭什么?”

她的声音很低沉,她每说一个字,就靠近虞无暇一分。她没有注意到,虞无暇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

她以为虞无暇是听不到她说话的,或者换句话说,她认为就凭虞无暇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听到了她说的话又能怎么样?如果能把她气死,那是再好不过的。

而虞无暇,确实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在她还没有跨进这间病房之前,虞无暇就知道她来了,吴艳秀穿高跟鞋走路的脚步声虞无暇太熟悉了。她心里是多么安慰,至少,妹妹来看自己了,至少,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自己还有亲人。她是多么高兴,又是怎样的满腹委屈。一个人受了伤,一旦见到自己的亲人,都会是这样的情绪。

可惜,吴艳秀进门说的第一句话,一下子就把她再次推入地狱。这是她亲爱的妹妹么?那么恶毒的语气,那么恶毒的语言,是她那个善解人意天真善良的妹妹能够说得出来的么?

她不信,也不敢相信。她宁愿相信,那只是一个和妹妹声音相似的人。

“哼,就是因为你,姐夫,哦不,从现在开始我不必也不愿意再叫他姐夫了。就是因为你,我和俊杰哥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每次看到你倚在他身旁甜蜜的笑,我就在想,你为什么不死掉!哈,老天有眼,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比死了还痛苦?”

虞无暇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心脏紧缩,忽然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她在说什么啊?当初明明是她跟自己说廖俊杰和自己简直是天生一对,明明是她天天帮廖俊杰给自己送礼物递情书,明明是她天天怂恿自己和廖俊杰出去约会,现在她却说,是自己破坏了她和廖俊杰的幸福?

自己是在做梦吗?是不是从在峨眉山那天开始自己就开始在做梦?如果不是做梦,这一切的一切叫她怎么相信?

脸上忽然传来一丝凉意,虞无暇只觉得似乎有一条毒蛇在自己脸上爬。

吴艳秀的食指轻轻在虞无暇脸上划着,她笑得越发得意起来。她忽然轻轻凑到虞无暇耳边,“我知道你能听见。嘻嘻,让我再告诉你一些事实吧。你不是一直都耿耿于怀你和俊杰哥新婚之夜他却被朋友们拖着喝酒喝到凌晨才进新房么?我告诉你吧,那天他和哥们的饭局晚上12点就结束了。你想知道之后他去了哪里么?”

不,不,我不想听!我不要听!别再说了!虞无暇想尖叫,想捂住耳朵。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

“告诉你吧,他在我的房里。离你们的新房,就只有一墙之隔,哈哈哈,要不是最后我催促他,他还舍不得从我的被窝里爬出去呢。”

“滴滴滴滴滴”虞无暇的心律检测器忽然发出发出一串尖锐的响声。吴艳秀先是一愣,然后不可遏止的笑了起来,不过她知道这里是医院,随时有可能被人听到,所以她笑得很低,凑得离虞无暇的耳朵在近一些,她眼中全是恶毒的光芒。“既然你这么激动,我就再告诉你一个事实吧!”

此时虞无暇只感觉胸口一阵一阵的窒息感传来,却无法压制胸腔里那似乎要烧起来了一样的感觉,意识渐渐的有点模糊,她挣扎着强迫自己清醒,她要听下去,她要知道,这些人究竟能够狠毒到什么地步。

“呵呵,我们那亲爱的爸爸,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虞无暇只感觉如遭雷击,难道......

“你这么笨,当然不知道了。呵呵,告诉你好了,他发生车祸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俊杰哥找人做的。你想问为什么?唉,谁叫他运气不好撞见了我和俊杰哥亲热呢,呵呵呵呵呵!”

她的笑声戛然而止,因为近在咫尺的虞无暇,一直紧闭着的双眼猛地睁开,那愤怒不甘犹如燃烧着烈火一般的双眼直直的对上吴艳秀惊恐无比的眼。

“畜...牲!”氧气罩下,虞无暇沙哑吃力的吐出这么两个字。

吴艳秀吓得魂飞天外,噔噔噔几大步仓惶的后退,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嘟......”仪器大响,外面走廊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吴艳秀一下子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冲到门口把被反锁的门打开,脸上不用伪装,她的表情已经够惊慌了,迎面几个白大褂冲进来,她带着哭腔道:“医生,快看看我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旁边这些机器忽然叫了起来。”

医生们二话不说冲进病房,看到虞无暇的情形其中一位医生脸色大变连忙上前做急救。

吴艳秀一脸紧张的站在一边,心里忐忑不已。刚才她开口说话了,这要是救活了自己怎么办?

正担心着,只见那医生转过头来一脸沉重道:“很抱歉,这位病人已经去世了,我们尽力了!”

重生小说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