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首页 > 言情小说

霍景辰江悦溪是哪部小说

三月樱桃发布时间:2020-07-26 14:23

霍景辰江悦溪小说名字叫做《婚情告急之破镜重圆》,作者文笔新颖,剧情跌宕起伏,在这里提供霍景辰江悦溪小说阅读,婚情告急之破镜重圆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等了好一会儿,就在江悦溪以为这个男人不会理会她时,总算是等到对方开口了。“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一会儿穿上你的衣服,拿着这些东西走出去就行了。

《婚情告急之破镜重圆》精选内容

霍景辰的出现让江悦溪很是警惕,只见她语气不是很好的问道:“你是谁?”

没有了平日的亲和,一口的质问。

此时的她不知道,因她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任她再厉声厉气也没啥气势。

询问间她还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正笔直站在门口的男人。一米八几的身高,如刀削般立体精美的五官,有型的眉毛,漆黑如墨的眼睛。此时他薄薄的嘴唇微勾,无端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等了好一会儿,就在江悦溪以为这个男人不会理会她时,总算是等到对方开口了。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一会儿穿上你的衣服,拿着这些东西走出去就行了。”

江悦溪这时才发现对方手里还拿着东西,一个小瓶子还有一张支票,眼见着他放到床沿边就打算出去,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倒还真有几分像打发叫花子的。

“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此时的江悦溪气愤的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她现在敢肯定,自己昨晚出事肯定和这个男的脱不了关系。如果硬要问她为什么的话,那她只能解释为这是她的直觉。

是的,这个男人带给她了一种危险的感觉。

呵呵,真是可笑,劫了人把人**了竟然还能做出像神一样恩赐别人的模样,这是江悦溪遇到的最好笑的事!

因为江悦溪从小就和收养她的江爷爷相依为命,从小就养成了紧强的Xing子。所以,哪怕此时的她再怎样狼狈,她照样能表现出自己最强韧的一面。

男人可能是没想到她会说话,或者是没想到她会如此说话,只见他慢慢转过身来,深深的打量了一会儿江悦溪,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仿佛要将江悦溪洞穿似的。

“支票里的钱相信够你用一辈子的了,这是你昨晚应得的,聪明的你就拿好钱乖乖的回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霍景辰冷冷的话语里不泛警告之意,说完他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了。

女人是最不可信的一种生物,越美的女人越不可以相信。他之所以还留下来解释是看在昨晚的一切全都出自另外一人之手,和这个女人没有多大关系。不然他早就叫佣人把她赶出去了。

要知道以往跟过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规距,少说话,多做事,然后拿钱走人。谁还敢向他要解释!况且,他还看在她昨晚是个处的份儿上多给了她三十万,五十万够她用的了。聪明的就见好就收,否则……

“站住!昨晚的人是你吧,这个钱我不会要,我会去告你的,你这是犯法,我一定会去告你的。”江悦溪气愤的不能自己,大声对着霍景辰的背影吼道。

她一定要去告这个**了她的自以为有钱就了不起的臭男人的。长得人模人样却只会干出猪狗不如的事情。

“呵呵……有意思,要告就去告吧,我霍景辰的律师团会静等着。”霍景辰冷笑了几声,全然没把江悦溪的威胁放在心眼里,说罢便走出了江悦溪的视线。

江悦溪的委屈此时全部转化为了愤怒,这是赤Luo裸的蔑视。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目无王法吗?有钱就能随意夺取他人的清白,然后再抽出一张支票甩到人家脸上吗?

不,她坚决不会纵容这些犯罪犯的,她一定要去告他。于是她强撑起浑身酸痛的身子,找到放在沙发上的衣服穿上。

看着支票上那对她来说像天文一般的数字,她气得撕成两截。

走到楼下大厅的江悦溪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坐在沙发上正静静看着文件的霍景辰,双眼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禽兽不如。”

霍景辰放下手中的报纸,视线若有似无的在江悦溪空空如也的手上扫了一眼,一改刚刚的冷漠疏离,难得带了丝笑意的说道:“支票我只给你存一周,要要随时来取,如果要告我的话,那么我随时恭候。”

霍景辰就那么随意的坐在那里,明明很随意很自然的一个动作,在他表现出来却无端的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气势。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优雅。

其实霍景辰现在所看的文件就是他叫人查的江悦溪所有的资料,他知道自己多少有些误会她了,昨晚的一切还真跟她没丝毫关系,竟全是赵翼的手笔。

可是他是谁,他霍景辰从小到大还没向谁道过歉呢,要他向江悦溪道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知道江悦溪有一个急需做手术的爷爷,所以他才如此一说,他断定了江悦溪一定会来拿这笔钱。

只要她拿了钱走就好了,其他的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

江悦溪看着霍景辰说完他要说的话就又接着看文件了,根本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她的样子,她深吸了几口气,极力压下心中的愤怒,抬头挺胸的走了出去。

看着那个小女人故做坚强的背影,再想起她刚刚一脸苍白的脸色,霍景辰第一次有了点犯罪的感觉,好似自己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

晚上的事又不是他的错,谁叫她自己脱光了衣服跑到他的床上去的,他给了她钱补偿是她自己不要的,一切都怪不得他不是吗!矛盾的霍少显然是忘记了才看到的事实了。

想是如此想,可是霍景辰仍是无法静下心来,又坐了一会儿,霍景辰直接扔了手里的资料便向着车库去了。一脸的冷若冰霜,也不知道他是在气自己还是在气某某。

霍景辰开着他那辆兰博基尼在周围转了几圈,什么人影都没见着,他有些恼怒的停下了车子,打通了赵翼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儿?”他没好气的问道。

一大早接到霍景辰的来电,赵翼了然一笑:“辰,咱们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我这正受不了要跟你打电话你就打过来了,你说咱们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哈哈……”

一辆正在路上行驶的路虎车里,一个穿着一身迷彩服的英俊男人目不转睛的开着车子,在他旁边,赵翼正笑得花枝乱颤,一脸阴谋得逞的模样。

只见电话里又传来了某男咬牙切齿的声音:“现在,马上,立刻,老地方见!”

嘟~嘟~

对于霍景辰的行为赵翼一点也不奇怪,只见他嘻嘻一笑,对着曲离风说道:“风,辰约咱们老地方见呢,现在过去吧,正好补上昨晚欠你的生日。”

经赵翼这么一说,曲离风也想到了自己昨晚的失约,因为一个假消息而放了兄弟们鸽子,遂点了点头,调转头向着另一个方向驶去了。

言情小说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