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首页 > 言情小说

何刚溪雅全文阅读

吕诗音发布时间:2020-11-28 13:52

这里为您提供何刚溪雅全文阅读,该小说叫做《美人魅惑——盗爱》,小说节奏紧凑,值得推荐,何刚溪雅小说精彩节选:“还有两场戏,我们就杀青了!溪雅,拍完这场戏,我们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你说要去哪里度假?”“艾姐,这可是你答应的!别反悔!”溪雅阴谋地笑了。

《美人魅惑——盗爱》精选内容

(三)

(也许等待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也许退缩原本就是一种成功,眼泪浇灌无悔的青Chun,开出鲜红的花蕾———吕诗音。)

“艾姐,我回来了。”溪雅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到艾琪身边。“奥,回来了,厨房给你留饭呢,去吃吧。”艾琪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什么节目啊,这么吸引你?”溪雅也看向电视......“‘腾飞’怎么又是‘腾飞’,那个人......”溪雅指着电视发言人惊讶的瞪大眼睛看,没错就是那个家伙。“怎么你认识‘腾飞’总经理何刚吗?”“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他呢?”溪雅轻轻咳了一下。“他们也太能显了吧,别家公司都怕人知道家底,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是在炫耀自己的家底呢?”溪雅鄙视着看着电视上这个肤浅的家伙。“他们才不怕呢,别家公司怕人知道家底,是因为他们怕官和道上的人知道后动歪脑筋,他们‘腾飞’才不怕这些呢,你还不知道吧?‘腾飞’的董事长,也就是现在发言这小子的父亲,在还没有创立‘腾飞’之前,就是黑帮老大,他现在不只是道上有人,就连**上那也是有很强硬的后台。”听艾琪这么一说,溪雅这才明白那天晚上他为何听到“胎带来了的”这句话反应那么强烈了,原来自己无形之中伤到他了,溪雅自责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走进厨房吃饭了,艾琪奇怪地看着她的异常举动?心里开始担心,这丫头该不会是又闯祸了吧?

因为溪雅名气越来越大的原因,很多商家把目光锁定在她身上,不管是广告代言,还是大型演唱会,还是拍电视剧的导演,都开始邀请她,一天的通告被排的满满的,累的溪雅连真正好好休息的时间几乎都成为了奢望。“溪雅!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知道王安导演吗?”“知道啊,国内数一数二的导演,只要跟他合作的演员就算是在剧里跑龙套,都能一夜能名。”“他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他马上要拍一部关于都市爱情的电视剧,名叫《纯爱》,想邀请你去演剧中女一号!我没有马上答应他,想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也知道你这些天累的只剩半条命了,所以我有些担心你的身体会吃不消。”“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要试试,我要演!”溪雅高兴地蹦了起来。“那我们就先给他打电话告诉一声,如果可以下午我们就去试镜,试镜成功的话,我们再约他出来吃个饭,你看怎样?”“一切都听艾姐你的安排!”“小丫头,学乖了嘛!”艾琪兴奋地掏出手机,走到安静角落给王安导演大电话了。溪雅站在一旁,焦急地等待着......。“怎么样?王安导演怎么说的?”溪雅见艾琪打完电话,就赶紧跑过去问她。“他让我们下午去剧组试镜!”“耶——!艾姐我爱死你了!”溪雅激动地紧紧抱住艾琪。

凭借出众的外貌,甜美亲和的气质,让溪雅打败所有竞争者,一跃成为《纯爱》这部剧的女一号!不久国内第N个‘安女郎’就会横空出世了!这让溪雅兴奋地一天一夜都没有合眼!“溪雅,这是剧本,你好好背台词,一定要一条不NG地演完,给你艾姐我的脸上争光!你知道吗?这部戏的演员个个是名角!和你演对手戏的男一号,就是时下当红明星汤名,啊——我的梦中情人!女二号是一名模特叫麦琪,据说她是个非常不好相处的人,你要当心。”“知道了!艾姐,放心吧!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就算是碰见阎王爷,都能和他成为好朋友的!”溪雅拍着胸脯得意的炫耀自己的好人缘!“呸——什么比喻?”艾琪头痛的看着她,担心这个小傻瓜真的会把敌人都当成朋友,到时人把她卖了,她还帮人数钱。“快背台词吧,别到时候给你艾姐我丢脸。”艾琪假装非常严肃地给她施加了压力,她太了解溪雅了,压力越大她的潜质就会激发的更多,从而就会有惊人的战果!

(拍摄现场)“都准备好了吗?”王安导演对着话筒问着她们两个人。“导演可以开始了!”麦琪根本没有询问溪雅是否准备好?溪雅彻底领悟到了她的“难相处”。“小雪,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明明知道我和王贺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你为什么非要用这种卑鄙手段拆散我们?”小米(溪雅)伤心地看着王雪(麦琪)。“小米,你应该知道,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跟真心没有多大关系,还有王贺既然已经选择了我,你就应该识相一点,退出才是,怎么还这么不知廉耻的跟他纠缠在一起呢?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个身为她未婚妻的感受?”王雪(麦琪)有些激动。“如果他没有失忆,他会选择跟我在一起,他一定不会选择你的,你能保证他如果哪一天想起了所有的事情,他还会选择跟你生活吗?他还会这样爱你吗?靠欺骗是得不到他的真心的。”“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小雪一杯冰水全部泼在小米头上。“卡——麦琪,你怎么回事?剧本不是说要把这杯水泼在小米脸上吗?你怎么泼在头上了?”王安导演有些生气,没想到这么资深的演员也会犯这种错误?“重来。”“对不起,导演,我记住了!”麦琪瞥了一眼溪雅,什么道歉的话也没说,坐到一边补妆了。“溪雅,没事吧?”艾琪心疼地帮溪雅擦水,这么冰的水全部倒在头发上,万一冰坏了怎么办?这个麦琪是存心找茬。“艾姐,我没事!”溪雅打着冷战,脸色很苍白。“知道了,知道了,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回到家就泡热水澡昂!”艾琪安慰她。“嗯!”溪雅笑了笑。

(第二遍)“卡——麦琪,你怎么泼偏了呢,怎么全部泼在溪雅左脸上了,你今天怎么回事?”王安导演强忍着怒火,他知道麦琪是得罪不起的,如果把她惹毛了,恐怕这部戏也有可能打水漂了。“不好意思,我手不小心抖了一下,就......再来一遍,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艾琪在一旁心疼地看着溪雅,可怜的她被冰水冰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了。“溪雅,你还可以吗?”王安导演关心地问问溪雅。“没,没问题!”溪雅勉强地笑了笑。

(第三遍)当麦琪向溪雅泼水的刹那,溪雅看在了麦琪眼神中那一抹怒火,当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杯冰水,不,确切的说是杯冰盐水完完全全地破在了溪雅脸上,眼睛顿时被盐水刺激的睁不开了。“OK!很好!过了,大家可以收工了,明天拍摄第三场!希望大家回家好好准备准备!”王安导演拍了拍溪雅肩膀。“溪雅,今天辛苦你了。”溪雅低着头,痛苦的闭着双眼。“溪雅——你怎么了?”艾琪发觉溪雅有些不对劲,紧张地跑到她身边,用手扳过她的脸,发觉溪雅还是紧闭双眼,泪流满面。“杯子里的是盐水。”溪雅痛的昏了过去。“溪雅——溪雅——快,快去医院——”艾琪大喊着,背起溪雅就向外跑去......。

“溪雅......溪雅......感觉怎么样了?”艾琪寸步不离地守在溪雅身旁。“好多了!”溪雅缓缓睁开红肿的双眼,勉强地对她笑笑!“麦琪这个王八蛋,竟然使出这么损的阴招,我绝对不放过她。”艾琪恨恨地说。“艾姐,算了吧,你看,我这不没事了吗?别让王安导演为难。”本来现在最需要安慰的是溪雅,反过来溪雅还得安慰艾琪。“傻丫头,一定很难受吧?”艾琪止不住又一次流眼泪。“不难受!你别哭了,来医院还不到20分钟,你已经哭了两次了,你哭我也会难过的!”“溪雅......好了,好了,我不哭了!咱们都不哭了昂!”艾琪忙给溪雅擦眼泪,溪雅就给艾琪擦眼泪,两个人相视笑了。自那场事故后,溪雅没有追究任何人责任,剧组人员也都心照不宣地继续工作了,因为这场事故,剧组人员都很喜欢溪雅(除了麦琪以外),尤其是导演更是加倍关心溪雅,而汤名也由此对溪雅暗生情愫!

“还有两场戏,我们就杀青了!溪雅,拍完这场戏,我们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你说要去哪里度假?”“艾姐,这可是你答应的!别反悔!”溪雅阴谋地笑了。“天啊,我怎么看你这眼神有种不好的预感呢?”艾琪有些后悔了!“上船容易,下船难昂!我要去法国,去普罗旺斯!想起那片薰衣草花田,心情就无比激动!”“好!这个愿望可以满足!”艾琪悬在半空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她以为溪雅会提出,像攀登珠穆朗玛峰这样类似的要求呢!没想到小丫头还挺梦幻!“溪雅——等一下——!”溪雅和艾琪同时转过头。“怎么是麦琪?小心啊,指不定她出什么幺蛾子呢。”艾琪小声地警告溪雅。“可找到你了,我今晚订了一桌酒席,请了很多朋友一起吃饭,打你手机你又关机,为了找你大家伙儿都没敢动筷儿!楼上楼下的找你,我都快要累死了!走吧!再晚去会儿,饭菜都凉了!”说着也不管溪雅和艾琪同不同意,拽着两人胳膊就拥进车里。

一大桌子丰盛佳肴,再看看请来的客人不是明星大腕,就是导演制片人,没想到麦琪竟然这么有本事!麦琪向大家隆重的介绍完溪雅之后,就开始一个人一个人地敬酒,然后麦琪背着艾琪和溪雅,偷偷向其他人使个眼色,所有人就一个接一个向艾琪和溪雅敬酒,艾琪酒量根本就不行,不一会儿整个人就被他们灌趴下了,然后众人又向溪雅逼酒,溪雅看出他们的用意,她笑了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么好的日子,大家应该同饮才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溪雅会有这样举动,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怎么?难道我是新人,大家都不肯给我这个面子吗?还是......在怕什么呢?”溪雅别有用意地看了看麦琪。“我们能爬什么?来,大家一起举杯干了!”麦琪心虚地一饮而尽,而溪雅就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倒掉半杯酒,然后同大家一饮而尽!当所有人都喝趴下的时候,溪雅背起烂醉如泥的艾琪迅速逃离。

“不好意思!小姐!您还没有买单!”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拦住了溪雅的去路。“奥!里面那些趴着的人买单!”“这样啊!欢迎下次再来!”服务员向那间房间走去,溪雅看了看那些不省人事的人,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背着艾琪走出了饭店。“放我下来吧!宝贝儿!”艾琪趴在溪雅背上,脸上呈现出非常享受的样子!“闹了半天你一直装醉啊!”溪雅“狠狠”地把艾琪“摔”在地上。“啊——好痛!臭丫头!你想摔死我啊!”艾琪揉着屁股从地上站起来。“摔死你,我那叫为民除害!我总算明白了!我还一直纳闷儿呢?平常挺能喝的一人,今儿怎么半瓶白酒就被撂倒了?合着你是把我豁出去了,自己还享受了‘高级’待遇。”溪雅叉着腰生气地指责艾琪。“我这不也是为了历练你吗?从麦琪出现的那刻我就知道,这一定是麦琪设计的陷阱,请客是假把我们灌醉是真,而她今儿的目标一定是整你,于是我就将计就计,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你真的被灌醉,到时候我就清楚了他们的目的,我也可以施计救你出去,但如果你把他们撂倒了,我们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让那帮龟孙子买单!怎么样!俺这计谋中不中!”艾琪竖着大拇指得意地看着溪雅!“吆!合着我不但不能责怪你,反而要感激你了?!”溪雅此时真想把艾琪按倒在地,狠狠出口气!“这倒不必了!保护你,是身为你经纪人的我应该做的!而且你还不辞劳苦把我背出来,我真的很感动!不过,这也并不是你所说的什么‘高级’待遇,你知不知道你瘦弱的后背,差点没咯死我!”溪雅一点都不想看到她,阴谋得逞之后这副嘴脸,生气地扭头就走。“溪雅——溪雅——你等等我嘛!是不是你生气怪我没夸你了?!要不这样,我再好好夸夸你的聪明智慧好不好?你别走那么快啊,我老骨头跟不上——!溪雅——等等我——”“烦死了,离我远点!”溪雅捂着耳朵快速的跑进停车场......。

(四)

(所谓的爱情,就是应该这样,你不会快一步,我也不会慢一步,你我都在熙攘的人群里耐心地等待着......,当你暮然回首,我就安静地站在那灯火阑珊处——吕诗音。)

历经三个月,《纯爱》终于杀青了!剧组主创开始奔波于,各大城市的电视台上宣传《纯爱》,当然最吸引眼球的,最受观众喜爱的,就是剧中男女主人公,溪雅的举止投足都能使现场气氛达到最高潮!这让另一位也比较受欢迎的麦琪,很是不爽。活动结束后,溪雅接受完记者采访,捶着肩膀疲惫地坐在梳妆镜前补妆。“溪雅,导演刚刚告诉我,参加完这场活动,叫我们去‘怡然’大酒店开庆功会!这次酒会不光有这部戏的剧组主创,听说这部戏的投资商也都会去,而且导演还跟我透露一个消息,说今晚酒会会请到一个神秘嘉宾!”艾琪附在溪雅耳边小声地告诉她,她怕说太大声会让媒体知道,到时就不能尽兴地玩了!“知道了,放心吧,我向艾姐你保证,这次绝对不会溜走!我会乖乖地跟你去参加酒会的!”溪雅听得出来艾琪话外的意思,她之所以告诉她今晚会来神秘嘉宾,就是挑起溪雅的好奇心,艾琪太了解溪雅了,她很清楚什么时候出什么牌?能牢牢抓住溪雅的心,虽然溪雅已经明白她的用意,不过她不想让她失望了,这三个月艾琪对她的悉心照顾,让她从心里暖起来,她感激上天派给她一个这么好的经纪人!“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好好打扮一下,我相信你一定是今晚最耀眼的,最夺目的女主人公!我在楼下等你!”艾琪哼着歌走了出去。“切!”溪雅无奈地摇摇头,碰到这么个活宝!不知道该苦恼?还是应该偷着乐!

热闹非凡的酒会,溪雅坐在一个比较安静地角落里,默然地看着眼前个个戴着虚伪面具的人们,她从心里厌烦这种无聊的游戏。“好久不见了!桃小姐!”听见有人叫她,溪雅抬起头。“怎么是你?”溪雅有些惊讶,艾琪说的神秘嘉宾,该不会就是他吧?天啊——溪雅头痛地按着自己的脑门。“桃小姐,您这是不舒服吗?”何刚笑着看着她。“不好意思,何先生,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失陪了!”溪雅真的不想再和这个人有任何牵扯,因为看见他那张自以为是的脸,她就忍不住想拍死他。“难道桃小姐一直都是这样对待投资商的吗?还是只是对我这个最大的投资商这样?”何刚故意靠近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溪雅听他说完,转过头惊讶地看着他,她确定她绝对没有听错,他说他是投资商?天啊,那这么说,她竟然为自己最讨厌的人赚钱吗?“桃小姐?桃小姐?”何刚看她发呆地站着,不明白她为何听到“投资商”这几个字,反应这么大?“桃小姐,你没事吧?”何刚又试探地问她一遍。“真是孽缘。”溪雅小声地嘀咕着。“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何刚微微皱着眉头。“你......”“何先生!原来你在这里!”麦琪扭动着小蛮腰向这边走来,走到何刚身边,亲切地挽上了何刚的胳膊。“麦琪,你今天很漂亮!”“是吗!谢谢!”傻子都看得出来,他们不是一般的关系,溪雅看不惯他们这亲昵的举动,准备离开了。“溪雅!”麦琪叫住了她并走到她面前。“麦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溪雅稍微向后退了一步,她喜欢和每个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你今天怎么没有和汤名一起来?”麦琪仔细观察着溪雅脸上的表情,她非常好奇溪雅发怒时会使什么样子?她真的很好奇,究竟什么事情能让这个,一直都在她面前保持冷静的溪雅爆发?“我不明白麦小姐您的意思?”溪雅很清楚,麦琪今天是故意找茬。“我听周围很多媒体朋友们说,你和汤名因戏生爱,虽然我不太相信这些八卦新闻,看是在剧组你们两个暧昧的举动,也不得不让我相信?”“麦小姐,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惊讶你所说这些事情!我一直以为只有那些闲得发慌,无聊透顶的人会散播这些烂到极点的八卦,没想到您也相信这些,看来是我的错,我太高估你了!”溪雅缓缓地说完,对着麦琪微微一笑,径自离开了。她心中暗喜!瞧麦琪的样子,恨不能生香了她!唉——!何苦给自己找气生呢!麦琪气地咬牙切齿,碍于何刚在场,她又不好发作,她转身笑着对何刚说:“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何刚点点头,麦琪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离开了,何刚看着溪雅离去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她还真是个奇特的女子!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参加《纯爱》的庆功会!《纯爱》这部剧已经在全国各大电视台开播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部电视剧已经取得了内地收视第一的好成绩......!”“啊——”主持人话音未落,洗手间那边突然传出来了杀猪一样的声音,大家都向洗手间那边看去,只有站在溪雅身边的艾琪偷偷地笑着。“你笑什么?”溪雅莫名地看着她,艾琪笑着冲她摆摆手没有告诉她。自从在剧组发生那次盐水事件,她就一直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收拾麦琪?今天好不容易逮到这么合适的机会,错过了岂不是太浪费了老天爷的一番良苦用心了?其实她也没有做什么?只不过就是把盛满辣椒面的胭脂盒与麦琪的胭脂盒掉了包,如此而已啊!谁叫麦琪那么大意呢?连胭脂盒辣椒面都分布清楚?真的好期待麦琪泪流满面会是什么样子?“不对你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对不对?”溪雅太了解艾琪了,她这种笑不是好笑?难不成这突发的小事件与她有关?“哪有?哎呀,只不过是一场无聊的闹剧而已,你也未免太小看我的智商了,我怎么会对这种无聊的闹剧感兴趣呢?”艾琪矢口否认着,她强止住笑装出一副被冤枉的表情看着溪雅,心里暗笑着肚子里的肠子都笑的拧在一起了!溪雅知道再问下去她也不会说的,与其在这里耗费时间精力问她,还不如等她自己主动告诉自己!“谢谢大家!这部戏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好的收视率!我在这里代表公司,感谢《纯爱》这部戏的王安导演以及所有演员,以及幕后的工作者,如果没有你们艰辛地付出,绝对不会有这精彩的画面呈现给大家!你们辛苦了!”主持人向台下深深鞠了一躬,台下又一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今晚我们还邀请了,《纯爱》的投资商,‘无界’传媒公司总经理王宏先生,‘凌飞’影视工作室总经理琳娜女士,最后我向大家隆重介绍!《纯爱》最大投资商,‘飞腾’总经理何刚先生!有情何先生!”大家都向主持人所指的方向看去。“什么?原来最神秘的投资商竟然是‘飞腾’?”这下艾琪彻底傻眼了,她用手指戳了戳站在她身边的溪雅。“溪雅,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有什么惊讶的?你所说的神秘嘉宾就是他吗?”溪雅低头玩弄着戴左手腕上的手链,满不在乎的回答说着。“果然!你果然是‘个别人’!”艾琪强忍着笑看着溪雅。“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下次一定不会再参加这种无聊的游戏!”溪雅自顾和艾琪谈话,根本没有把台上那位何先生的发言放进耳朵里,她预谋着等艾琪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她看艾琪正专心致志地听何刚的讲话,她一步步偷偷地向后退着......。“我想邀请《纯爱》的女主角——桃溪雅小姐,上台和我演唱一首歌,不知桃小姐可否愿意?”何刚把目光投向她,众人都顺着何刚的眼神向溪雅那边望去。艾琪这时才发觉这丫头竟然趁她不注意,偷偷地离开了?此时桃溪雅已经逃到门口,由于何刚的这些话,不得不使她停住了脚步,慢慢地转身看向那群人......。

何刚站在台上笑了笑,他看出她的尴尬,他放下话筒,从台上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他面带微笑的看着溪雅,伸出了邀请的手势......。“你是故意整我的对吧?”溪雅压低了声音,恨恨地看着他。“不,你误会我的用意了,我不是故意整你,而是......诚心的整你!”何刚也压低了声音,依然面带微笑的看着她,谁都不能否认,何刚真的有张无与伦比俊秀的脸庞,他的笑容给人一种非常阳光的感觉,相信在场的除了溪雅以外,所有的女人都会为之疯狂吧!但是溪雅只要一看见这张脸,就想狠狠地拍死他!“不知道桃小姐是否愿意与我合唱一曲呢?!”何刚坏坏的笑着,等着她的拒绝,这样他就可以好好收拾这小丫头了!“我愿意!”溪雅伸出手搭在何刚手心上,溪雅的举动,出乎了何刚的意料,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溪雅。溪雅投以他温柔的一笑,压低声音对他说;“不要被我迷倒奥!”何刚回她一笑。“还是为自己担心一下吧!”然后两人牵手走上台,合唱了一首《纯爱》主题曲——《爱痕》:想不起你旧时的面庞,看不穿你眼中的悲伤,不明白你那眼中的泪光,究竟是为谁所伤?看着你此时的目光,为何掩藏着那淡淡的忧伤?把你拥入怀中,为何你哭的那么悲伤?你究竟埋藏了多少真相,不愿提起曾经的过往?逃避着我的目光,你的心究竟要驶向何方?难道我真的不是你的避风港?难道是我狠狠地将你心伤?我虔诚祈求上苍,赐我一个无上的魔棒,让我来抚平你的心伤,让你忧伤的脸庞,有了幸福的荡漾!

也许是众人听得太投入了,也许是台上这对儿俊男美女深深吸引了他们,也许是他们唱的太深情了,歌曲已经唱完了,全场却异常的安静,溪雅看向台下,她感到非常不安,难道是她唱错了吗?还是唱的不好?为什么没有掌声?正在溪雅胡乱猜测的时候,台下传来了一个掌声,然后所有人如梦初醒般都热烈地鼓掌!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人,他就是第一个鼓掌的人,他面带微笑地走上台看着溪雅。“你......”溪雅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怎么?不认识我?!”那个人对溪雅笑了笑。“楚市长,您什么时候来到的?”何刚与市长握了握手。“我也是刚到,对不起大家,因为有事情要处理,耽搁了时间,还请大家见谅!”“瞧您说的,公事要紧吗,我现在要向大家宣布今晚神秘嘉宾,就是我市深受百姓爱戴的楚天雄——楚市长!大家鼓掌!”主持人又一次把现场气氛带到高潮。“谢谢大家!不要因为我的到来,而感动压力,大家可以尽情的玩!”市长看看站在自己身边溪雅,溪雅头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怎么你不欢迎我吗?”市长依然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她。“欢迎,非常欢迎!”溪雅应付了几句,准备走人了。“不知道这位小姐有没有时间,我想单独和你谈谈?”市长依然微笑着看着溪雅。“好吧!”溪雅随着市长走进一间房间,何刚感觉有些奇怪?看他们两个人刚刚谈话的表情,似乎早就认识还很熟的那种?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他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悄悄走进监控室,设法支走了里面工作人员,一个人查看市长和溪雅的那间房间,所发生的事情。

“我还纳闷儿呢?最近你怎么这么老实,一点都没有给我闯祸?闹了半天你猫到这儿来了!”市长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唉——你这是干吗?”还没等点燃香烟,就被溪雅夺走了,扔进了垃圾桶里。“吸烟有害健康,你不要命我还想活呢!要想吸烟,自个儿找个没人的地儿,好好抽个10盒,20盒的没人管你!”溪雅从包里拿出一包口香糖,扔给市长。“死丫头!”市长笑着扔进嘴里一片。“说吧,这次又想整什么幺蛾子?”“老头儿,话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什么幺蛾子,我这叫为梦想奋斗!”溪雅坐到市长身旁,撒娇地挽着他的胳膊,头靠在市长肩膀上。“你呀!一天到晚就知道闯祸,爸爸不求你像别人家孩子那样,成为一名出色的这个大师,那个大师的,爸爸只求你别总是让我们这些爱你的人成天为你担心,老爸我就知足了!”楚天雄用手指点了点溪雅额头。“跟爸爸说说,这次你外公又给你多少钱?你竟然能成为‘天然’经纪公司的当红艺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门道?你该不会是把‘天然’买下来,然后自己推销自己吧?”楚天雄一把推开溪雅,神情严肃地质问溪雅。“拜托!您老儿别天天大惊小怪的好不好?你也太小看你女儿我的眼光了吧?‘天然’这么小的地儿,怎能容纳我伟大的梦想?要非要买那个公司,那也是买我外公的‘跨天’公司,那感觉才叫爽!”溪雅拿起桌上洗干净的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什么叫‘养虎为患’,这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亏你外公把你当心肝宝贝儿一样疼爱,我就奇了怪了,像我楚天雄这么有情有义,忠肝义胆的英雄,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个没心没肺,忘恩负义,冷血无情的闺女呢?”“太不公平了,你夸自个儿就用了两词,怎么损我你却用了三词?再说了,我是你生的吗?你充其量也就是一辅助工具,我妈才是主控程序好不好?再说你长这么无可奈何的模样,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还你生的,你能生这么美丽动人,清新脱俗,聪明伶俐,温婉大方,善解人意的闺女,切!搁谁谁信?”溪雅故意拿出镜子,在楚天雄面前晃晃。“你说你美丽动人,清新脱俗,聪明伶俐,我都没意见,你要说你温婉大方,善解人意,我觉得这是严重的错误,这哪儿跟哪儿啊?根本不沾边!”“喂!老头儿,你要是再这么说我,我就让你一辈子都见不着我。”溪雅撅着嘴站在一旁假装生气。“那你就快行行好,赶快在我眼前消失,没有你的惊天动地,你老爸我也许还能心安理得的活的更久!”楚天雄笑着说。“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桃溪雅生气地撅着小嘴。“小雪......”“停,从今儿以后你要称呼我桃溪雅!这名字,你听听!多么符合我的气质,我的容貌!哎呀——你干嘛打我头!会打笨的!”溪雅委屈地揉着头。“你这破孩子,谁叫你改名的,名字是父母赐给你的第二件礼物,你怎么可以说改就改了呢?更可恶的是把姓氏都给改了,我就纳闷儿了,姓楚的都得罪你了是咋的?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不孝。”楚天雄拿出了领导的样子,正气凛然地教训溪雅。“我就是暂时改个名,换个姓,我又不一辈子叫桃溪雅,又没把你们楚家人怎么着?你坐在这儿急什么急?跟谁急呢?”“你这是什么态度,都是黄老头儿给你惯得......”“唉——停,黄老头儿?是谁啊?那是你岳父,你闺女她姥爷,你当着你闺女的面,说你闺女外公的坏话,你这不也是不孝吗?行了行了,懒得跟你磨嘴皮子,出去以后,你,我,依然是井水不犯河水,别说你跟我熟!”“丫头,你该不会是执行什么任务吧?”楚天雄突然恍然大悟。“例如呢......!”溪雅故意吊他胃口!“他都走了这么多年了,孩子,你应该放下了。”“不是放不下,是根本忘不了,他已经不仅仅是在女儿心里,而是渗透到每根血管,每个细胞里。”溪雅悲伤地诉说着。“孩子,爸爸只希望你简简单单的生活,平平安安的活着,爸爸已经失去了你妈妈,爸爸不希望你有事。”“什么啊!你把你女儿想的太高尚了!实话对你说吧,这次是外公派我来的,他是想香并‘天然’,所以就把我派来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败’嘛!”溪雅调皮地做了个鬼脸!“你以为你爸爸我是三岁孩子吗?”“下个星期就是妈***忌日,你陪我一起去看看妈妈好吗?”“到时候再说吧”楚天雄轻轻叹口气。“妈妈已经走了三年了,你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对你来说工作就真的比妈妈还重要吗?如果不是因为你,妈妈根本不会被仇家绑架,如果不是因为你,妈妈也不会和仇家同归于尽,以至于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妈妈那么爱你,你呢?你又是怎么对待她的呢?爸爸,难道你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吗?我真的替妈妈感到不值,她爱错了人,好了,外边儿人都等我呢,我不陪你聊了,拜拜!”溪雅快速地走出去了,留下楚天雄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叹口气。何刚清楚地听完整个谈话过程,然后他把这段录像内容销毁了,向身边的手下悄悄地说了些什么,那个手下点了点头,就走出去了。

已经是深夜了,何刚却没有一丝倦意,他坐在竹椅上,喝着红酒,看着满天的繁星,谁也不知道此时他究竟在想什么?“总经理,这是‘神秘人’刚刚派人送来的信。”刘阳把信放在桌子上。“阳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黑夜吗?”何刚并没有马上看信,他仰头把剩下的半杯红酒喝完,向刘阳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坐下。“要不要也喝杯?”何刚递给浏阳一个杯子。“我更喜欢喝鸡尾酒。”刘阳半躺在竹椅上,头枕着自己的胳膊,仰天看着夜空。“刚哥,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刘阳看着满天繁星,说出了憋在心里的疑惑。“她?不知是哪个她?”何刚轻轻要摇着酒杯,酒杯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诡异的红光。“你知道我所指的是谁?”“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刘阳从来都不关心他的私生活,这次是怎么了,竟然对这事这么有兴趣?“在公司我们是彼此最信任的搭档,在战场我们是愿意为彼此挡枪子的生死兄弟,如果连你这么反常的举动都看不出来,那岂不是侮辱了我们多年来培养出来的默契?”刘阳坐直身体笑着说着。“那你觉得她怎样?”何刚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刘阳。“很特别。”“就这些?那......与我身边这些女人比起来,怎么样?”何刚拆开了信封。“根本无法比较。”刘阳笑了笑,仔细观察着何刚面部表情。“无法比较?她不会这么差劲吧?”何刚冷笑着说。“不是差劲,是天壤之别,你身边这些女人,充其量也就是花瓶,精致但是非常易碎,而她,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要是把她比喻成一种花,我觉得她是一朵莲花!”何刚惊讶地看着刘阳,一直以为刘阳对女人没有兴趣,也从来没有听过他这么评价过一个女人。“怎么很惊讶吗?不错!在所有人眼里,我刘阳就是一个不解风情,成天只对枪有浓厚兴趣的呆子,可你别忘了,我可是纯爷们!呵呵——快看信吧!我走了!”刘阳轻轻捶下何刚的肩膀。“阳子,你不会也喜欢她吧?”何刚试探地问着。“她?那你所说的她,又是谁?”刘阳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何刚。“当然是......臭小子,你套我话呢!”何刚恍然大悟,抄起身旁的书向刘阳砸去!“呵呵——你也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啊!我今天可真是有眼福啊!放心吧,我只对我的枪感兴趣,对你的溪雅不敢兴趣!”刘阳把书本又扔到何刚身上,大笑着走出去了。“这还差不多......等等......臭小子——谁说那女的是溪雅啦——”“刚子,晚安——!”刘阳头也不回地摇摇手。何刚摇头笑着,这么快就被刘阳看出了心思,那岂不是她也能猜到?何刚喝了口红酒,悠闲地看着‘神秘人’的信......。

“溪雅,你还好吧?”自从参加完庆功会,溪雅就时常一个人发呆,她和市长究竟谈什么?为什么溪雅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溪雅,你好像有点发烧唉?”艾琪一手摸着自己的额头,一手放在溪雅额头上。“有没有吃药?”“只是在房间里闷的,没有发烧。”溪雅淡淡一笑。“艾姐......”“啊......?”“今天有什么安排吗?”溪雅走到阳台,拿起水壶给花浇了浇水。“奥,我看你最近听憔悴的,我就把通告全推掉了,不过今晚这个酒会你必须参加。”“奥,知道了。”溪雅漫不经心地回答着,这让艾琪更加担心她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能对我说吗?”艾琪走到溪雅身边,看见溪雅哭了。“溪雅?你究竟怎么了?怎么哭了?”“艾姐,昨天是我妈***忌日,本来我想和爸爸一起去看妈妈,可是他却没有来,我整整在那里陪了妈妈一天,我真的好想妈妈。”溪雅说着用手擦擦眼泪,艾琪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轻轻叹口气,每年这个时候溪雅都会这样,她不能为她做什么?只能像现在这样静静地陪着她,让她知道她并不孤独。

“溪雅,你这是要去哪儿?”酒会已经结束了,艾琪发现溪雅不见了,急忙跑了出来,果不其然这丫头一个人走出来了。“艾姐,我想一个人待会,你不用管我了。”“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会很危险的,再说到处都是狗仔队,要是被他们**到你此时的样子,指不定明早会写出什么幺蛾子呢?”艾琪给她披上外衣。“我不会有事的,你就去忙你的吧,好了,艾姐,我走了,你别跟着我。”“溪......”“艾琪,林老板找你呢,快点进来——”一位胖胖的中年男士,一路小跑着来到艾琪身边。“林老板,他找我干吗?”艾琪纳闷儿着问着他。“是有关溪雅小姐的事情。”“可是,溪雅她......”“走吧,她那么大的人了,一时半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就这样艾琪被他连拖带拽地一起走进去了。溪雅一个人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听着路边蛐蛐的叫声,看着满天的繁星,她深深吐出一口气,顿时感觉心里轻松了很多。“你们是谁?”溪雅正在回忆着小时候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突然在她面前蹦出了3个蒙面人,挡住了她的去路。“你们要干什么?”溪雅稍稍向后退了几步。“大哥,她问我们想干什么?哈哈哈哈——桃小姐,你觉得我们会干什么?”说着他们一步步向溪雅逼近,溪雅慢慢地向后退着......。“是谁指使你们来的?”对方连自己姓谁名谁都一清二楚,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劫匪,肯定是有人指使他们。“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放轻松,我们哥几个会很温柔的!”溪雅趁他们不注意拿出“**雾”向他们喷去,转身向艾琪那里跑去......“站住——”那3个人泪流满面地追她。“救命啊——救命啊——”溪雅拼尽了全身力气奔跑着,大喊着,突然她撞倒一个人怀里,那个人紧紧地抓着她的两条胳膊。“放开我——放开我——”溪雅试图挣脱他,可是这个人力气真的很大,溪雅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别怕,是我。”何刚将浑身颤抖的溪雅,紧紧抱在怀里,也许是惊吓过度,溪雅晕倒在他怀里。“刘阳,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何刚抱起溪雅,把她放进他车里,然后开车走了。“老大,那个女人被人救走了?”顿时这3个人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了?只能眼巴巴看着那辆豪华跑车开走了。“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笨,能怎么办?你还能追上啊——回家——”为首的一把扯下面罩,转身欲走......。“各位就这么走了,是不是有些不礼貌呢?”刘阳倚在树旁,低头擦拭着一把银晃晃的短刀。“你***是......刘,刘,刘阳......?”只见那个为首的,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那2个跟班的也慌忙地跪在地上。“奥!原来是‘黑蛇’,看来最近活的不错嘛!”李阳嘴角一撇,一步一步向他们走过去。“都,都是沾大哥您老儿的,的光......”“黑蛇”两条腿直打哆嗦。“知道刚刚那个女人是谁吗?”刘阳蹲在“黑蛇”面前,把玩着手里的刀。“大哥,小弟该死,不知道那是大哥您的女人,我该死......”“黑蛇”还没说完,刘阳站起身来,狠狠地把他踹倒在地,“黑蛇”赶紧爬起来,继续跪在他面前。“知道我为什么踹你吗?”刘阳用刀抬起”黑蛇“下巴。“不,不,不知道......?”“黑蛇”吓得已经尿裤子了。“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称兄道弟?”“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就是您的一条狗,您让小的往东,小的就算打死,头也不敢朝西......”“黑蛇”使劲的在地上磕头,额头已经磕破了,鲜血顺着脸颊流到脖子上。刘阳狠狠地又是一脚,显然这一脚比刚才那一脚踹的还要重,“黑蛇”重重的撞在路边的路灯杆上,从嘴里流出了鲜血,那些跟班的此时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死死地闭着眼睛。“黑蛇”慢慢地起来,一点一点朝刘阳那里爬过去,跪在刘阳面前。“知道这一脚又为什么踹你吗?因为你说错了话,唉,说错了话就必须惩罚,要不然怎么能记住呢?”“您说的没错,小的说错话了,小的该踹。”“黑蛇”虚弱的应答着。“知道错哪儿了吗?”刘阳用手帕轻轻擦拭着“黑蛇”嘴角的血。“小的......小的......”因为惊吓“黑蛇”的脸都有些扭曲了。“刚哥的女人你都敢碰,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长了?”“饶命啊——求您饶了小的这条狗命吧——小的真的不知道那是何先生的女人,要是小的知道,打死小的,小的也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啊——”“嚷什么嚷?”‘“小的不嚷了......”“黑蛇”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惊恐地看着刘阳,刘阳把刀扔到他面前。“说,是谁指使你们的?”“小的,不知道?她与小的每次见面,都与她隔着屏风谈事情。”“按规矩,你们是想留下一只手呢?还是一只脚呢?”刘阳把玩着手中的刀。“谢您不杀之恩,小的们的命现在就是您的,您让小的们留下什么,小的们就留下什么。”“那就......一人一只手吧!”刘阳把刀扔到他们面前转过离开了,他可不喜欢看见血腥的场面......他没走多远就听见巷尾,断断续续传来几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他扬起嘴角笑了,拦下一辆出租车回去了......。

言情小说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