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桃花来袭:总裁的契约妻子
桃花来袭:总裁的契约妻子

桃花来袭:总裁的契约妻子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20

作者:日晴

来源:落初

评分:10分

简述:看她失去了记忆,就以为她好欺负!

在线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桃花来袭:总裁的契约妻子 截图1
小说《桃花来袭:总裁的契约妻子》讲述了:她把自己给“卖”了,只因一次乌龙的会面,她误惹了那个冰冷的撒旦上司。不仅被调到他的身边做了私人秘书,还成了他「重金」定下的“契约”妻子。在生米煮成熟饭后,为何事情变味了,还是说她一开始就落入了猎人的陷阱里。那边的人,看她过的甜蜜,就心生嫉妒。看她失去了记忆,就以为她好欺负!就算没有了记忆又如何,敢欺负她,定会让他们好看!
精彩推荐试读:

又是一年的Chun天,万物复苏。一场Chun雨后,绿色的小芽儿悄然的在树枝上探出了头角,大地上,千颜万紫的野花竞相开放。一切宣告着,Chun天来了。风,不再像冬天那样刺骨,Chun风和煦,吹在人身上舒服极了。阳光,也不再吝啬的躲藏起来。太阳,乐呵呵的高挂在空中,温暖着大地。

一座小高层里,震耳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给我滚到一边去。”

回答的声音是“叽叽”。

仔细看去,一人一鼠在对持着。

这个男人,身材高大,眉清目秀,俨然是一个美男子。而这个老鼠,浑身通白,此刻正用两个后爪站立着,朝着男人“叽叽”的叫着。

“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会。”捂着额头,一个女人慢慢的从卧室走了出来。她满眼的无奈,看着这一人一鼠。

“叽叽。”小仓鼠一看见女子,兴奋的就要扑上去,男人却抢先一步,一脚把它踢到了一边。在空中翻了一个滚,小仓鼠落在了地上,再次“叽叽”的叫着,但是它却不敢在靠近女子一步。这样的情景,一天来不知要上演多少次。

“这毛茸茸的东西以后离它远些。不要忘了,你现在是孕妇!”男子看着女人微微隆起的小腹,打横抱起了她,就向卧室走去,“回去休息去!”

“拜托,我现在几乎天天躺在床上,累都累死了。出去散步好吗?”

“我不放心。”

“走走有利健康。”

“不行。你才刚回来。”

把女子安置在了床上,男人刚要离开。

“墨。”

男人回过头,“怎么了?”

“你可觉得,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女子拍了拍她的肚子。原本以为她这一生不会再有孩子,可是这个孩子还是悄然降临了。

“恩。”男人轻吻了一下女子的额头,“好好休息。”

冷墨轻轻的关上了房门走了出去,沈溪仰面躺着,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嘴角向上扬起,奇迹,真的出现了。

“宝宝,你是上天给我的礼物。”

A市是个二线城市,生活节奏比不上一线城市那样快,说实话,那样快的生活节奏有些人可不喜欢,比如说沈溪,用她的话来说,水费那么贵,还要分为两个水管,费事!房价那么高,买一套房子都要破产了!出门那么拥挤,**,公交全是人,走路都比坐车快!打的常堵车,就看着那计时器不停的转着!薪水高,物价也高!所以,B市名牌大学毕业的她没有选择留在喧嚣的B市,而是来到了A市。

A市是个古城,这几年发展的也不错。最主要的,这里的人并没有B市那样多。现在的沈溪应聘到了一家名为傲宇的公司做会计。这家傲宇,可是位列于世界500强里的,但是公司策划人没有选择一线城市而是选择了这里,这让沈溪有点奇怪。难不成,他也喜欢恬静。

说起公司策划人,他可是一个商业奇迹。据说他的母亲是改嫁到美籍华人杜伊斯家的,杜家的孩子虽然聪明,却不及杜伊斯第二个妻子的孩子冷墨--他一直跟他母亲姓的。杜伊斯原本只是一个移居在美国的华人,经营着一家小小的酒店。在冷墨的打拼下,这家酒店的规模不断扩大,慢慢发展成了集酒店,超市等一系列连锁的规模宏大的公司。冷墨在美国那边打下了一片天地后,更是把市场发展到亚洲来了。

听人说,他把美国的业务交给了他同父异母的哥哥。而他回到中国,是要落叶归根。听说,他还要找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做妻子。

当然这些都是公司里要好的几个姐妹私下里讨论的。

冷墨是个很英俊的人,有钱又养眼,就是做他的情妇也不错。说笑归说笑,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的考虑要钓凯子。开玩笑,人家是豪门,哪里是这些工薪阶层能攀岩上去的。

而且,据说总裁是冰山一个。上流人士没有绯闻的,傲宇的总裁就算一个。

不是没有女人巴结他,而是他的一个眼神就让可以让人打退堂鼓了。这都是听说的,没有谁愿意陪一个冰块,何况成功率也极低。

公司不要求加班,到点了,人也就散了。但是,公司里的一个拐角,一盏灯依然亮着,电脑的屏幕依然闪烁着,一个扎着马尾辫,身穿天蓝色制服的女人依然埋头苦干着。

她就是沈溪,算不得上是个美女,但也长的水灵灵的,薄薄的嘴唇一看就知道是个爱说话的女人,细细的眉毛下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她失恋了,所以化悲愤为动力,转移到了工作上。人家都说带着情绪工作不好,而她,越是生气越是能出效率,真是奇人一个。

中午去男友家,本来打算给他一个惊喜,今天是他的生日,谁知道刚到卧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有男的还有女的。悄悄地打开门一看,肺差点没有气炸了,男友胡屠正趴在一个女人身上讲着**的话语,谁会相信他们只是单纯的睡觉,他们都是赤身**的。

被当场抓Jian的胡屠并没有露出悔意之色,他说那女的只是他的***做为女朋友的她不能满足于他,他只能找其他人了。更可恶的是,他居然说什么,死守着那层膜有什么用,难道想嫁入豪门!

可恶,沈溪当场就要求分手,然后扬长而去。

男人都可以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什么就那么一层膜!每个男人都渴望得到女人的第一次,但他们又希望身边的女人守身如玉。真是矛盾,可笑。没有男人的需求,处女会每天都有几个的消失!沈溪恨恨的敲着键盘。男人是最不负责的了,偏偏就有一些男人叫嚣着****到头来反而是他们嫌弃身边的女人不干净。最气人的是吃完后抹抹嘴消失了,任由他丢下的种子在那自生自灭。

讨厌婚前Xing行为,一方面是沈溪心里的害怕,怕对方不负责任。另一个,是自身的遭遇。沈溪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没有父亲,听说当时还年少的父亲听说母亲怀孕后离她而去,而母亲的家人一气之下把母亲赶了出来。年仅20岁母亲,一直独立着把沈溪拉扯长大。沈溪很懂事,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她更加的努力了。她知道母亲的心思,想让她出人头地,这样别人就不敢看不起沈溪了。

自从沈溪考上名牌大学以来,四周的邻居再也不对她指指点点的了。母亲居住在一个小县城里,本想把她接过来。但是母亲说她喜欢幽静,二线城市终究还是有些喧闹。也就由着她了。

把最后一笔账算完,沈溪升了个懒腰,“搞定。”

关上灯,沈溪发现,偌大的公司,晚上还是有点吓人的。

战战兢兢的走了几步,各种鬼片回荡在脑海里。握紧了母亲送给她挂在脖子上的玉,沈溪哆哆嗦嗦的走着。早知这样,就不赌气加班了。

好不容易来到了过道,楼梯就在眼前了。

前面忽然飘过一个白色的身影,瞬间,沈溪的脸色刷白,“鬼啊。”

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在楼道回荡着。

“你说什么?”

咬牙切齿的声音,鬼大哥找上门了。

沈溪怯怯的抬头一看,这分明是个穿着白色风衣的男人。小手悄悄地摸了摸男人的胸膛,热的。

顿时,沈溪松了一口气:“没事扮鬼很好玩吗?”

甩下一句话,沈溪扬长而去。

身后忽然响起男人爽朗的笑声:“我不是,可是说不定你就遇上了。或许就在你的脚下。”

“哇!”

女人高分贝的声音回响着,男人只觉得一个软软的东西跑进了怀里。

“你,你要送我出去。”

“为什么我要听你支配?你这么晚还留在公司干什么?”

“我是加班。你呢?我知道了,你要偷窃,只要你送我出去,姐姐保证不会和别人说看见你的事。”

“要是我不需要呢?”

“咦?”沈溪傻眼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沈溪就不信了,我会怕那些东西。”

刚走了几步,沈溪又跑了回来,带着哭腔,“拜托你了。”

“谁让你晚上加班的?”男人的话语里带有责备。

“你以为我愿意!”沈溪不高兴的嘟囔着,把不愉快都说了出去。说完话,她才觉得不对劲,干什么和一个陌生人说这些。

沉默了一会,男人拉着沈溪的手往前走去。

“去哪?”

“送你出去。”

电梯门前,沈溪胆怯的看着男人,一想到电梯是诡异事件的发生场所之一,她就有点腿软:“可不可以不坐电梯?”

“你害怕?”男人邪邪的一笑。

借着微弱的光,沈溪看着那个人的侧脸。

他的鼻梁高挺,黑眼睛里高深莫测,在这个浑浊的尘世中诠释了“锐利和剔透”。嘴角总是若有若无的带着一丝微笑。一身白色的风衣,衬托出他的清尘不俗。

“女人,看够了没有?”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日久生情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