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一夜钟情:噬骨总裁的情人
一夜钟情:噬骨总裁的情人

一夜钟情:噬骨总裁的情人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24

作者:舞潇潇

来源:落初

评分:10分

简述:从此她的悲惨命运拉开帷幕。

在线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一夜钟情:噬骨总裁的情人 截图1
小说《一夜钟情:噬骨总裁的情人》讲述了:一个偶然的玩笑,他们被人推到风口浪尖,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脑袋犯傻,居然答应了那一纸契约,成了他的“妻子”,从此她的悲惨命运拉开帷幕。哼,男人,不要以为她百般的忍让就是顺从,那他就大错特错了,秘密计划正在酝酿,男人,接招吧!
精彩推荐试读:

清晨,一缕晨光冒冒失失的撒进了卧室,没有过多的装饰,化妆台上清幽的小百合静静的等着阳光的垂怜,芫花碎布地毯上有一女子,似乎没有什么能惊扰到屋里的女子。她仅仅是这样静静坐着,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伸展着腰肢,圆润的小臂配合着缓缓的伸出,视轻纱窗帘外的吵杂音律都是无谓的争执而已。

“姐,难得你有时间来这里,在这多住几天吧,恩?”张妮生怕打扰到晨练中的姐姐,等到姐姐临近结束才出声讲,足见姐妹情谊是何等的深厚。

“是,遵命了,张总,我呀,现在就是你的小蜜。”说着,收起心神,如花般的笑声荡漾在这宁静清晨。

“姐,就你老这样取笑我,这样的公司在你眼里算什么?”边说边观察着姐姐的神情,见无所异议便接着说,“只要您老动动手指,动动脑子,这点收益算什么?”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不准再提那件事情了,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都已经忘记了,你也不许再提。”子墨安静的说,尽量安抚自己不安的心情,每次提到这件事情总是会有些许的不安,似乎会发生什么不祥的事情似的。放手,她已经学乖了。晨练也进行多时了,这种不安心的感觉怎么还有呢?

“姐,你不想开公司了吗?你的才华就这样浪费了,你甘心吗?上中学的时候,你就说过会开公司的,不是吗?为什么现在的你,就是这样,不愿动那些记忆,你喜欢商界,你喜欢刺激,你喜欢变化快的东西,可是现在你怎么这样?安静的呆在那样的岗位上,你可曾想过妹妹我的心情,我开公司是你给我的想法,可是你现在却只求这样安静生活,妹妹不喜欢这样的结果。我大姐是不屈不饶的人,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像是桌上的水百合一样,字字压在子墨安静的心理,妹妹的说辞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子墨的心理已经受不住太多的刺激,所以子墨会选择平凡。即使没有奢华的婚礼,也一样会如期举行的婚礼。没有郎才女貌的赞扬又如何,那不过是过眼云烟,生死早已不是子墨能选择的。

“好了,我知道过去我的观点对你的影响很大,那么就忘了吧。如果执着让你有那么多的苦楚,就相忘于脑后可好?”子墨安静的等待着妹妹的责问。

“姐,你知道的,我不是在怪你,只是看你现在这样心里有些难受。”张妮慢慢的寻找归去的理由。

“知道,我都知道的,你公司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姐,你怎么会这样问?”

“只是好奇,是谁非得我来这里不可?”子墨探寻的看着那个被自己视作亲妹妹的女人。

“那不是你放假了吗?找你来这里不可以啊?”张妮回避着姐姐的猜疑,毕竟处女座的人总是会疑神疑鬼的,跟姐姐说话总是要陪着小心才行。

“可以,我也想弟弟了,来看看也是好的。”才情女子总是会从别人的一言一行中发现这些过失对错,已明就离,那么就不要句句责问,审问总是有限度的。何况已经沉迷于安静佛道的人又怎么会这样去责难自己的姐妹。

那一日,身着白衣的子墨茫然的在地毯上寻找那依稀记着的岁月。小妮子的提醒她默默的记下了。风吹过消逝了晨光的痕迹,但那些语言呢?是句句敲打着子墨的心扉。

就这样,子墨静静安排着假期,到处吃吃喝喝,到处游玩,最喜欢的还是跟弟弟呆在一起,少时就不在一起长大,同样的父母养育了不一样Xing格的两姐弟,姐姐喜欢刺激的生活,弟弟喜欢安静的书世界,须不知姐姐的一切只是表面,也许弟弟的生活也别有一番洞天。

“姐,我学校怎样,尚可?”弟弟赵俊期待的询问姐姐。

“已经不错了,比我上学的时候要好很多呢。”对于自己不自信的弟弟总是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尽量让自己平和一些。

“呵呵,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上什么名校也没什么意思,这样还可以吧。”

“无论是在哪里,只要自己生活的心安就好啊。不需要顾及太多。”

“是啊,有姐姐什么都很放心,好像什么都很顺利,除了……”

“够了,生活不一定就是上名校能改变自己的运势,还有好多别的办法,喜欢读书可以成为名家也不是没有可能,一个人的成就在任何一方面都可以凸显出来,只要你想要,我从来不会去想下一刻我会是怎样的,是农民的生活又怎样,安静的耕耘自己的生活也不一定就是很苦,有的时候看似很快乐幸福,可当事人不一定想要那样的生活,你也一样,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不论是怎样的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可言,不要忘了根本才是正确的。”子墨像是在说自己的弟弟更像是在教育自己一样,不能再生活在风口浪尖的自己,早就不在乎是否还可以幸福的生活了。宁静就是自己的幸福,子墨始终相信这一点。

“姐,你好长时间没说这么多了。”赵俊低头有一搭无一搭的踢打着草地,那些个小硬块被踢得老远。

子墨没有理会太多,反问道:“是啊,在自己亲人面前就不需要掩饰什么了,这样的我不好吗?”

“不是不好,是太好了,喜欢这样的真Xing情的姐姐。”赵俊抬起头,看看这周围景象,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大半个校园。

“可不要这样说,误导那帮等着你爱的女孩子,她们听到了可是会伤心地,像姐姐这样的人很难。”传统又不失时尚的人总是不能尽早被人发现她们的才华,又有几个能真的了解他们熟悉的人呢?

“是,姐是天下无双的。”赵俊不能理解那些无法表现她们自己的人,但姐姐总归是不一样的。

“这还差不多,有你这么会拍马屁的弟弟,我此生足矣。”子墨注意到周围异样的眼神,她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

“我想起一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说着,赵俊就带着姐姐去了学校的小Cao场。

绿草茵茵,却没有芳草萋萋的触感,天空衬着绿地更显得宁静祥和,可不巧总会有喧闹来衬托那些个安静,子墨止步凝望着那些个喧闹着的人物,安然自得,也许百年以后子墨还是会记起这里的安静与喧闹。所有记忆的开始,就像是爱丽丝一样遇到自己的梦幻之门。

“那是什么?”子墨好奇那个惹人眼的人群是在做什么?

“好像是校队的拉拉队。”俊眯着眼睛从太阳缝隙里看着姐姐说的那堆晃动的人群。

“哦,去看看吧。”子墨径自走到那一抹嫣红,绿草地上的姹紫嫣红总是那么的吸引人,就如这喧闹声虽然破坏了这里的宁静,但子墨的心里已经原谅他的对比,所有的事物总是需要一些对比的,不然好与坏如何能区分的来。

“姐。”赵俊心中总是有些许的不安,他知道那些个女生与姐姐是不同,多数是会挑衅那些美的事物,但他不知道是姐姐的故事有很多,并不是所有的尽如他所知。秘密存在于万物间,没有什么是必须所有人都得知道的。

“你是哪个学院的?”喜欢故事的人总是那么直白的询问自己想要知道的。拉拉队的领队锋悦挑衅的问道。

“你是你们学院的院花?还是班花还是校花?”子墨只是询问自己所猜想的。

“什么?哼,你是什么年代的人,校花?是笑话吧。真是的,我还以为很年轻,原来不过是个大妈,我跟你讲哈,赵俊是有女友的,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是吗?那么你认为我跟他是什么关系?”子墨安静的问着。

“你,也不像啊。”拉拉队领队锋悦回身问道,“她是谁,赵俊?有家室的人就应该好好待在自己的小窝里偷着乐。”

“你有些过了,锋悦,她是……”

“你们不是拉拉队吗?听音乐不像,似有拉丁的味道。”子墨随着音乐独舞着,唯我独尊,大约就是这样吧。简单的白衣衬着轻声的摇摆,时缓时急的,似有流水,又似蓝天碧云的清幽,简单而略带奢华,音乐有卡门的独到之处,又多了几世的轩宇,绿草碧云间,总是会有些别样情怀,震撼,所有的静止只为此刻而存活,喧闹在舞者的心中早已荡然无存,音乐也不过是她的伴奏而已。

“你究竟是谁?”那个一直不言语的看似无害的小女生这样惊奇的问道。

舞未尽兴,却又戛然而止!

“那么你又是谁?”子墨安静问道,不问是谁关掉音乐,只是安静的像一个大姐姐那样随心的询问自己的妹妹,不用争执,就是那份宁静就可摧毁那些不安的因素。

“我是拉拉队的成员。”简单小女生说了一个很笼统的答案,在子墨眼里不免有缩回龟壳的意味。

“哦,我是你们同学的姐姐,只是来看亲人的。”说道亲人二字,子墨加重了读音。

“亲人?”拉拉队领队锋悦问道,这个解释很难说的过去,爱人也是亲人,可眼前的女人又不像是学院女生的年纪,上下打量,眼神飘忽不定。

子墨随意的转了一个小圈,有人在看她怎能不稍有表示?“怎么不像吗?”

“不像,只是你的舞?”锋悦无论如何是不太相信了,看了看最先说话的好友,明显已经被气到。

子墨顺着锋悦的神色看南栙的情绪,一览无余,可又说了句不知是在问锋悦还是问南栙,“很可恶吗?有人抢了你的动作?”

“没有,只是不可思议,你见过?”队长锋悦猜忌的问,骄傲的小脸不肯皱一下眉头。

子墨叹了一口气,这些孩子们,该怎么说才好?是骄傲了些可有透出一些不自信,而不自信的情绪被某些坏人给扑捉到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是你自己编的舞,怎么就这样不自信呢?华尔兹的小调,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学好的。你应该珍惜你所有的。”

“没有,不是华尔兹,是拉丁。”队长锋悦不服的回答,叉着腰,一副要骂街的样式。

“是吗?知道了,随你所想就好,不过你应该更自信一点,不是专业舞蹈的,学到这样已经不错了。”子墨赞同的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不是专业的。”锋悦还是一个大一新生,作为一个新手总是处处注意别人的用词问题。

“哦,如果你是专业的,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莫老师。”子墨抬眼看了远处炽热的太阳,已经午后了还是有些热度。

队长锋悦一直注视着像是姐姐又像是敌人的女人,听到子墨说的人名,又看看好友,好友曾在熄灯时分讲过这个舞神莫老师的故事,最初觉得是好友神经兮兮的毛病在作祟,后来学了拉丁,逐渐明白舞是有源源不禁的力量,再到如今眼前时尚的女人嘴里讲出莫老师,心里不免跟了一句,“莫老师?”

子墨应了一句,“是!”

锋悦发挥好奇宝宝的作用,亦步亦趋的追问,“您认识,您怎么会认识莫老师?”

拉拉队的位置聚来更多的人,子墨环视一周,瞥见那个安静小女生问完开始的质疑一直低头思考,“认识,人生总是会有很多的变故,所以不要逃离自己应有的本分。如果莫老师知道自己的学生是这样的不自信,那么她当如何自处?”

“你真的知道。”队长惊异的问。

“人生本意无趣,那么就交由舞来处置便好。”子墨静静的诉说故有的执着本Xing。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暖虐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