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贱妻
贱妻

贱妻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24

作者:筱静梦

来源:落初

评分:10分

简述:让她冠上莫须有的‘贱人’之名!

在线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贱妻 截图1
小说《贱妻》讲述了:他是活在地狱深处的撒旦,无心更无爱,第一次见面就强行占有了她,更在新婚之夜设计别的男人上了她的床,让她冠上莫须有的‘贱人’之名!此爱,注定虐身虐心,痛彻心扉!伤痕累累,一场人格分裂症又将他们拉拢到一起。当以为幸福就在身边的时候,却蓦然发现他就是致自己父亲死于非命的刽子手!接受不了真相的她一心只想逃离这个杀父仇人,殊不知道腹中早已孕育了他的后代……
精彩推荐试读:

窗外,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的天空依旧被阴霾紧紧笼罩着,气氛压抑得令人好像身处在永不见天日的地狱。偶尔有雨点顺着屋檐的缝隙滴答滴答地拍打在玻璃窗上,绽开出一朵朵似烟花般绚丽多姿但却稍纵即逝的花瓣。

沉旧的房屋内,微微泛色的家私收拾得井井有条,令人很明显即能够体验到主人翁的贤惠之心。

屋内很安静,静得令人有点发慌。突然,里屋内传出一声声剧烈的咳嗽,陡然将这份诡异的静谧悄然打破!

“妈,你怎么样了?”方才像一尊瓷娃娃一般立于窗前的妙龄女子听到声响,猛然转过身奔至床边,焦急地征问道。

好一会,床上的妇人终是缓和了过来,用手捂着战栗不已的胸口,气若蚊蝇地出声安抚,“璎璎,妈妈以后可能再也照顾不了你了,你要学会坚强,要学会在逆水中生存……”

女人一番听似遗言的叮嘱让女孩登时泣不成声,本能地蹲下身子靠在床上,像守护一件价值连城的物品紧紧地搂着她,“妈妈,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一定能够筹到钱给你动手术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母亲的病情日益严重,水璎珞的心情也随着母亲时好时坏的病情跌宕起落,她很清楚,如果在一个星期内筹不到钱给母亲动手术,那她将会永远失去这个疼她,爱她,坚强不屈用自己赢弱的身躯为她撑起一片蓝天的母亲。

自她有记忆以来,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更不知道他在自己降临于世之前便已经抛弃了她们母子俩人,娶了一个能够令他仕途飞黄腾达的富家之女。

被抛弃的水如艳并没有因此而怨天尤人,也没有把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女儿送予他人抚养。十几年来,她一个纤瘦的女人就靠在街边摆摊卖早点维持母女两人的生活。想父心切的水璎珞几次寻问父亲的消息,却换来了母亲的暗自垂泪,年幼单纯的璎珞便以为父亲去世了,便再也不敢向母亲查问关于父亲的一切。

平淡的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但毕竟是用自己的双手打拼来的,即便平凡简单,她们也过得甘之如饴。但这一切在一年前却因病魔的骚扰而终止了。

服侍母亲睡下,水璎珞满腹酸楚不知该与谁倾诉,她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办法筹到高达十万的手术费,她还只不过是一位大二的学生。之前她交的学费,都是水如艳起早摸黑摆摊子,一毛一块积攒起来的,为了供她读书,家里连件像样的家具都买不起,就连那套掉色的木制沙发都是楼上搬家的时候送给她们的。

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水璎珞漫不经心的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被雨水冲刷过的路面平滑无垠,每走一步,鞋跟都能带起一阵水珠。

道路两边的紫荆花开得正艳,抬头往上看,娇滴欲脆的花瓣上还沾有丝丝水珠,忽然一阵微风拂过,绿叶随之抖动,满树的水珠登时你拥我挤,争先恐后地往下掉,刚好在树下抬头的水璎珞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连惊呼都没喊出声,她即感觉到脸上一阵冰凉,就在睁开水灵灵的双眸之际,额际的水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逼进她的眼里,一时间,秀眸被呛得睁不开双眸,尴尬委屈的她只能不停地用手揉搓着眼眸,试图恢复视线。

原本只想出来透透气,舒缓舒缓疲倦的心灵,却没想到惹得一身湿!

真是倒霉倒到姥姥家了!

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水珠,将外套抖了抖,她继续在车辆奔驰而过的道路行进着。

恰巧走到母亲好友杨柳开的酒吧,对于这些乌烟瘴气龙蛇混杂的娱乐场所,水璎珞向来都不屑一顾,甚至有些抗拒。

对于杨柳这位坚强的女Xing,水璎珞有着说不出的敬仰!她知道,杨柳是用离婚时她前夫补偿的费用开了这家酒吧,由当初一家毫不起眼,每天只有零丁几个顾客的小店儿发展到今天S市最豪华的酒吧之一,可见,杨柳的交际手腕有多么地强悍。

不管杨柳用什么手段令自己的事业更上一层,水璎珞都觉得她是位值得敬仰的女人。古语有云:捉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十万块!对于杨柳来讲是一笔不大,但也不小的费用。酒吧的生意看似枝繁叶茂,可杨柳却有说不出的苦衷。如若不是她沾上了毒品,她还是有能力资助水如艳动手术的!

满天的乌云如一头生猛威武的巨龙般盘踞在空中,还是傍晚时分,整个天地间皆已被黑暗充溢着。

高大的建筑物上和商店门前,五彩缤纷的霓虹灯连三接二地亮了起来,与车道上的车灯相互辉映,为沉寂的大地带来一丝丝生机。

在门口徘徊着不知道该不该进去的水璎珞被眼前一道刺目的车灯一挫,双眸微微蹙了起来,待看清车牌的时候,她似是看到一丝希望,轻吁了一口冷气。

这个车牌号码是杨柳的,想必现在开车的也是她。

果真,车灯一熄,打扮时髦的杨柳挽着一个黑色的LV手袋,莲步款款地向她走来,看清水璎珞的时候,她的语气满是惊讶,“璎璎,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一头及臀的卷发染得通红通红,远远望去,像极了一坛陡然绽放的曼珠沙华,妖娆且美丽!

进入酒吧的专用休息间,水璎珞才得以仔细窥探清杨柳的妆容,浓妆艳抹,在口红的诱惑下,她的唇似刚刚采摘下来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了一口。她的容颜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之色,但却有一股常人所渴望不到的诱惑,那就是若有若无的Xing感,这便足以令无数来酒吧猎艳的男人为之疯狂!

水璎珞真想不明白,自己那不爱打扮,思想保守的母亲怎么会时尚放荡不羁的杨柳成为好朋友。如果不是她亲身体验着,她绝不会相信!

接过杨柳递过来的热开水,水璎珞道了声谢谢便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向她借钱为母亲治病,利于察颜观色的杨柳像是看透她的心事,悄然从包里拿出一张卡,诚恳地递到水璎珞面前,“璎璎,这卡里有五万块,柳姨能够帮你的就这么多了!”继而,她又悠悠地道,“真想不明白你妈妈为何不肯找他帮忙!”

这话将水璎珞砸蒙了,张口即问,“谁?”

“你父亲啊!”此话一落,水璎珞的脸色恍然聚变,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杨柳也暗骂自己败事。

在水璎珞的逼问下,杨柳不得不将那些陈年旧事托盘而出。

一直认为自己父亲已死的水璎珞显然被这个事实呛到了。原来,S市的首富居然是她的父亲,原来,这个首富之位就是他抛妻弃女的成果!

水璎珞还没从错愕中回过神,休息间的房门突然被推进,一个领班神色慌张地在杨柳耳边说了几句,杨柳的脸色倏地沉了下来,对着愣呼的水璎珞道一声便随领班走了出去。

喧闹的吧台,激昂的劲歌旋律,俊男靓女的尖叫声震耳欲聋!杨柳走出休息室径直来到大厅,只见一个虎背熊腰、衣冠楚楚穿着黑衫衣的红毛男人怒不可遏地与大厅经理在交涉着,观看彼此的神色,情况似乎很不容乐观。

“哎哟,韩老大,什么事情惹你这么恼火呢?”一声刚柔相济的女音缓缓而出,争执的两人顿时停了下来。

一见杨柳,红毛男人立即冲她喊道,“杨姐,你这样做就不对了,我出五万的高价买一个处/女,而你们却让一个不知被多少人上过的破鞋敷衍我,要知道,五万买一个处—女—身是不便宜的!”红毛男人语气尽是指责与愤怒。

“是吗?如果是处—女—身服侍你一夜,你真的会出五万块吗?”在杨柳还未开口之前,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的水璎珞迈着轻巧的步伐慢慢朝他们走来。

刚刚还满脸狰狞的红毛男人在见到水璎珞的那刹,双眸立刻呈现出两抹如晚霞般瑰丽的光芒,嘴里不断地呢喃,“是,是的,如果是你,我还愿意出十万呢!”

眼前的水璎珞,瞳孔清澈如深海里的一泓清水,弯弯的柳叶眉下,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像两只活跃的蝴蝶在翩翩起舞,外套早已经被她脱下,乌黑的头发如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细皮滑嫩的瓜子脸在灯光的作用下透出淡淡的粉晕,为她增添了几许妖艳的姿色,露在半袖衣衫下的皮肤嫩白如雪,薄嫩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让人迫不及待想要尝试她的美好!

“此话可当真?”一听十万,水璎珞的心里涌起一阵狂风猛浪,但脸上仍挂着虚伪的假笑,令人捉摸不透她的想法。

“是的,只要你让我舒服,这十万就是你的了!”红毛男人固然是被水璎珞的美艳给迷惑了,瞬间从口袋里抽出二张已经填写好的支票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就在水璎珞想要接话的时候,一旁的杨柳一把扯过她,在她耳边用仅有两人方能够听得见的声音告诉她,“璎璎,你疯了,他是个***更是一个爱玩***的贱人,你去了便是死路一条!”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耽美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