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华丽蜕变:宠爱名门灰姑娘
华丽蜕变:宠爱名门灰姑娘

华丽蜕变:宠爱名门灰姑娘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26

作者:梦安琦

来源:落初

评分:10分

简述:爱恨、情仇,唆使着他们的多角恋。

在线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华丽蜕变:宠爱名门灰姑娘 截图1
小说《华丽蜕变:宠爱名门灰姑娘》讲述了:她善良、美丽,她要做一个敢爱敢恨的灰姑娘,哪怕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旋转。爱不需要理由,更不怕受伤,因为她有一种满足,它很简单——“爱过不遗憾”。她用微笑代替失望和泪光,她用眼泪也能酿出芬芳,因为她确信只要有爱在身边,世界就不会孤单。而三个大名鼎鼎臭皮匠和一个鼎鼎大名的诸葛亮。像是被施了咒的青蛙,无法控制的爱上了她。
精彩推荐试读:

电话响起的时候,梦如正眼睛一眨不眨的坐在电脑前,花痴般的盯着里面的飞轮海,极不情愿的拿起话筒。

是小珍打来的,他异常兴奋地叫她立刻出去。梦如不记得今天和她有约啊?更何况她怎么舍得下帅的冒泡的飞轮海。但那丫头一副她不去就会把肠子悔青的口气,搞得她好像中的五百万准备分她一份似的。最后!她只好依依不舍地关上电脑,洒泪而去!

刚出门就听见“梦如,这里!”顺着喊声望去,小美向她挥手并指着公车。梦如二话不说,跟着小美跳上车。车内人不是太多,可就是买到站票。

“小姐!这里有空位!”一个男生向梦如喊道,同时站了起来。

视线被他吸引后,梦如并没有过去。俗话说‘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总不能让姐妹站着吧?大不了不坐!

“可是我们有两个人啦?”脱口而出,让他们进入尴尬场面。

还真是有她的,经过大脑的问题,她也能回答成这样?没错!这就是王梦如,一个三多加三大的女生。什么是三多呢?就是梦多、话多、麻烦多。至于三大嘛!自然是脾气大、脑袋大、胸部大哦!

男生红着张脸,立刻拉起身旁的好友“还、还有一个!”两人离开一旁,留下两个空位。

怎么说得跟想得不一样呢?梦如又是纳闷又是不好意思的拉着小美坐下。为了表示有礼貌,梦如还是对他们笑了笑。

“梦如、和你坐公车真……好,都不用担心没有位置!”小美花痴般的望着身旁的俩帅哥。搞得及不自在的她们,红脸红到脖子。

梦如用,你口水都快掉下了的目光盯着她,她却转过头不在乎的傻笑。

又来了!这就是见一个爱一个,把真情当茶泡,把喜新厌旧当饭吃的花心大萝卜女张玉美。

小美被强行拉下车后,她们来到小珍指定的地方。也许是天带热,转了几圈找不到人,这下梦如的火可上来了“死丫头,有种不要让我找到,不然我杀了你!”

小美冲她歪了歪嘴,朝她嘟嘴的方向望去!小珍正和一个男生在说笑。梦如的火一下窜到头顶。小美见她的表情心里默念“惨了!死定了!”

臭妮子,敢骗我!把我叫来就是让我看她和男生约会吗?她撇足了气,走向她狂吼“魏……祥……珍!”

四周地人都吓了一大跳,她这破锣一响,引来了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好几十号人齐刷刷的望着她。有生以来还是头一回这麽受关注。不知道是尴尬还是害怕,她一下躲到小美身后。

鲨鱼般的叫声传进小珍的耳朵,她向男生解释道:“猪都知道是谁!不用怕!”

气喘吁吁跑过来时,被梦如逮住。“你有毛病啦!大热天不在家吹空调,跑来这里泡男生!更可恶的是还把我给带上如果你没有癌症晚期,就死定了!”对她咬牙切齿后痛苦地埋怨道:“噢!我的飞轮海!”

“你不是一直都喜欢F3吗!什么时候对飞轮海感兴趣了?”她丝毫没有被梦如的大吼大叫影响到,反而笑嘻嘻地开起玩笑来。

这个就是天塌下来都能高歌一曲喜刷刷的‘三好生’。何为三好呢?Xing格好、精神好、身材好的魏祥珍。

“没兴趣开玩笑走啦!”梦如气呼呼地转身想离开。

“走吧!反正帅哥没你看又不会变样。”小珍有意掉半句。

听到帅哥,梦如和小美的第一反应就是,她身后的男生!

梦如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我说姐姐,他也算帅哥吗?”

愣了一下!随后“怎么样?”小珍把嘴巴贴近她们的耳边兴奋地问。

“平凡!”梦如收住搞笑表情,淡淡地说。

“怎么个平凡法?”小美担心地问。

“像……路……人一样平凡!”梦如不在乎的回答。

虽然很冷,不过这种气氛不会维持多久。小珍突然大笑,拦住他的腰说“不管怎么样,这个就是我的专属品。不过咱们神麽关系!发现新大陆,我第一个想到的可是你们这个哥伦布呀!”说着从包里拿出像门票一样的东西递给她们。

“还专属品,看你能专多久!”她们边糗边无聊的接过它,结果;反应可让小珍大开眼界。眼睛睁得比鳄鱼眼还好大,盯着手里的票,嘴巴张得下巴都到地上,活像两具希腊神像。真是有失美女形象!

从来没见过她们反应这麽大的时候,小珍有点担心的喊道:“喂!喂!你们没事吧?不要吓我!我可不想坐牢?”对她们又是推又是摇的。

梦如突然回过神,一手抢过小珍手中的冰水,猛喝一口。由于反应太过度,这口水呛得她满脸通红,无法喘气的蹲在地上。小珍和小美急忙替她拍背,希望她能赶快换过气来。

谁都不知道她有这样的反应,究竟是为甚麽。因为那里面有她最喜欢的人,为了自己能穿上水晶鞋,所以她拼命的学习、拼命的练舞,希望有一天能和他走上同一条路,让自己成为有本事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没想到我们的梦美人儿发起Chun来会是这个样?”笑死笑活的两丫头拍着背还不忘糗她。

原来是F3要来本城做宣传,也不知道是那个大老板,真是财大气粗,还把他们给来。全城的人都为此议论纷纷。

“这东西应该很难弄吧?”小美拿着手里的票好奇地问。

“管那么多干嘛!有好处你就收呗!你就不多想想这个样子能见大明星吗?走啦!”梦如没闲工夫听她们的大道理,只想着这样去见他们。

镜子里的她,耸拉着头,黄黄的脸没有一丝神采,看着自己扁平的身材“啊!烦死人啦!”

小美的尖叫声差点把坐在一旁的小珍和梦如吓倒在地上。

又来了!这疯子一照镜子就犯病,真希望那一天忍不住把她掐死。梦如和小珍有同感的对看。

“青蛙是好运的象征哦!梦境中出现青蛙,表示你可能获得想要的东西,更可能获得一笔意外之财,或是出现心中的白马王子。清楚了吗?”

小珍拿着本《梦小事典》帮梦如解梦。

“迷信!”梦如边换衣服无聊的说:“照你这麽说,我的白马王子就快出现了?”

“当然,只要你想要的话!”小珍耸耸肩表示认同。

“两个疯子。”深吐一口气默念“没救了!”其实回头想想,见到他又怎么样,他又不属于她的王子。

“哇!好多花耶!”梦如夸张地张大嘴巴望着街对面的花店,喜出望外的冲向它。

叽!好大好长好可怕的刹车声!穿山刺耳的声音促进每个人的脑细胞。只要能看到的人,心都无一幸免的吓飞离自己的身体。

车内的人根本无法抓住自己的心,个个都张大着嘴巴根本搞不清楚叫没叫出声。反射Xing的把身体往后仰,双脚用力的撑着前坐,整个人就像看恐怖片般害怕。

司机把全身力气都用到手足上,差点没把方向盘扯下来。

车子像龙卷风般逼近美如,来不及思考的她,魂魄早已舍他而去。眼里、脑海里一片空白,一具空壳想雕像般竖立在马路中间。

风顿了,时间停了!司机全身开始发抖起来,抖得连方向盘也抓不稳。剩下心脏无法负荷的他们,直盯着车前一脸僵尸白的女生。

车准确的停到离她不到一拳头的地方。慢慢地梦如的身体开始发抖,不!应该是颤抖,抖得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终于忍不住坐倒在地上。

好漂亮的小狗,雪白的毛,头顶上还绑着粉红色蝴蝶结。梦如好喜欢的抱起它,笑容像花般慢慢绽放,甜的像蜂蜜。

猴子搬玉米就是她的长项。见到小狗就忘了刚才差点被撞飞的事。真是有她的没办法!

梦如雪白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发丝随风飘起,像天使般纯洁的展现在他们面前。始他们进入第二次心飞,不过这次是轻飘飘满车子飞。

“这种画面??他真的是人吗?”车内不但有了人的声音,还有惊讶的眼神。

**笑着说:“谢谢你,这是我的狗。”说着伸手抱走了小狗。

美如可惜的看着她抱走!小美和小珍吓得满眼泪眶冲向前抱住梦如,还用发抖的说:“死丫头!吓死我了!”、“没事真好!”激动地终于哭出声来。

“好啦!死不了的,不烦你们几百年是不会死的。”为了不想让她们继续担心下去,强撑着尚未消失的恐惧心跟她们开起玩笑来。

“人家都吓死了,你还这样!”小珍擦着眼泪埋怨道。

车子在梦如的身后缓缓的移动。她弯下腰,不自在的做了个道歉的手势,顺便想看看车内坐了什么人。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奇怪?干嘛还不走?梦如看着久久不离开的那辆车。啊!该不会是?不会吧?虽然错不在他,不过我也算受害者吧!不会要我赔精神费吧?梦如越想越委屈。

车子暂缓了片刻就畅通无助离开了。这下梦如才松了口气,心想“这事总算是过去了。”

满屋子地花让她们兴奋不已。“老板帮我包束花。”梦如边吻着花边喊。

“干嘛买花?又不知道能不能送出去?”小美的话小珍也认同。

“随缘吧!”梦如淡淡的回答。没有在管她们,自顾自的捧着花开心的离开了花店。

正甜蜜的吻着花时,突然听见有人叫“小偷!抓小偷!”发现前方密麻的人群中有人飞快的穿梭。一个瘦小伙抱着一个包拼命的跑,后面还有一个大婶紧追着不住的叫抓小偷。

这种场面让梦如好气愤!居然在场的人不但不帮忙,还替他们让道,让小偷跑得更快。天理何在?

气死人了!梦如暗想怎样搞定这小偷。趁小偷来到她身旁时,她起坏心脚一抬,‘扑通!’一声,那小偷重重的摔在地上,疼得满地爬叫无声。随后有两个男子抓住小偷,把包还给大婶。

大婶的包是得救了!可梦如的花却光荣牺牲了!就在拌小偷时,他的一个重心不稳想抓东西时,却抓住了梦如的花,被他紧紧地压在身下。就这样薄命的它向主人说拜拜了!

“我的花??”顿时梦如心痛想哭,就像昏暗的细雨天般失落与无奈。“这是我要送给他的花??”

同一时间一辆黑色轿车早已停在一旁观看着精彩的这一幕,另车内得人刮目相看。“这女生还蛮有正义感嘛!”车内其中一人欣赏的叹道。

“对呀!还是不错的人选。”另外一个也有同感的接了一句。

“哎!你们两个想干什麽?已经安排好人了!”还有另外一个错愕的打断他们的话。

他戴上帽子打定主意似笑非笑的说“可以换呀!”说话的同时把窗打开一半,没给他们接话的机会就向外喊:“嗨!抓小偷的女生!要不要我帮忙?”

突发事件让他们错愕加惊慌“俊!不要在这里闹事!”身旁的毅慌忙的拉住他。

司机更是吓破了胆,苍白张脸立刻关上窗,却被俊有力的手臂挡了下来。

“你想干什麽?”勇想拦住他的错误举动。

他微笑着自信的挥开他们的手说:“放心!知道!”

奇怪的声音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响起!回头,见是一辆黑色跑车,随着半开的窗门望去,靠窗得人虽然帽子带的很低,勉强只能看见半张脸,可那微翘的薄唇,挂着一丝笑意,很明显的让她猜出这个人长得不赖!

她正想向前看个究竟,却被迎面而来的司机挡住了去路和视线。司机递给她一张卡,叫他晚上拿这个去看演出。离开时还丢下一句话“你真有运气!”简单的一句话后,便转身驾车离去。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搞得满头问号的梦如发呆的望着远去的黑色轿车。

“他是谁?”、“你认识他?”小美和小珍也奇怪的问。

“不知道?神经病吧?”不在意的耸耸肩,不过心里还是感觉奇怪?

“是不是不记得有过这样的朋友?”小珍提醒的问。

“拜托!我有这样的朋友,会让你们在这时走路吗?”梦如好笑的边走边说。

天尚未黑,齐聚在演唱会大门前的人就像蚂蚁窝般多,挤得站不稳的她们随着人群来到大门前。同大家一样,只要把票给他们,就可以进去对号入座了。可刚轮到她们时,有个人突然拿走他们的票?抬起头,是那个司机。他看了看票“给你的卡呢?”

对哦?平白无故冒出一句始梦如慌张的翻着包。

他没兴趣在这里看她浪费时间,淡淡的说:“不用找了,跟我走吧!”说完转身就走。

摸不清头脑的梦如,手里拿着刚找出的卡,还未能说上话就急忙追了上去,莫名其妙的跟着他屁股后面跑。

“这就是你们的位置。”草草丢下一句话又冲忙走了。

“哎!这?”又没让她说上话,更是一头雾水的她,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又看看自己所在的位置,奇怪的想:他到底是谁?干嘛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坐?这位置要上千元才买得到,有没有搞错啊?

一旁的她们只顾着高兴,哪会想到这事情的奇怪。唉!原来和笨的人在一起,自己也慢慢的跟着笨了!唉!梦如哀声叹道,她们为甚麽就不变聪明一点。

在此同时,后台的一间小屋里正在争吵不休,不知是什么事让里面的人大大出口。

“决不会答应你这种不经过思考的举动!”李总严肃的反抗道。

李总是他们的经纪人,对于这次他们不受安排的举动感到压力很大,同时也感到奇怪?

“她真是一个很不同的人,相信我,不会出错的!”俊的再三保证,却让在场的工作人员无法接受。

“不用再说了!还是按原有的计划进行。”李总不想在于他争辩下去,也许是习惯发号施令,不自觉的便以命令的口气说道。

俊对他不理会的行为颇为生气,“不管怎么说,我主意以定,如果不用她我是不会上台的。”

“你再说一次!”李总慢慢火上心头,有点杀气腾腾的味道。

不甘示弱的俊也狂出怒火,“就那样!不上台!”就这样对李总大吼。

一旁的人见他们像两只正在决斗‘公鸡’,气氛恶劣的可怕,在不拉开的话肯定会打起来。—

梦如做梦也没想到,俊会为了她跟自己的经纪人大打出手。如果让她知道的话,她铁定会幸福的晕过去。

晚会快开始了,震耳欲聋的摇滚乐让所有的人兴奋不已,却震不开梦如七上八下的心,因为她一直想到这位置根本不是她们的,怕有人发现了,把她们丢出去。

主持人简单介绍后,灯光四射歌舞串烧,不断地让人的心沸腾起来,随着音乐的节奏,身体不由得动了起来。

正在兴头上时,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啊!啊!小美突然大叫,吓得梦如差点魂都没了。随即后面人也跟着大叫起来,反应迟钝的梦如这才发现是F3出来了。

盯着他们,俊酷中带着潇洒,帅气中有着狂傲。无论粉丝们的尖叫多疯狂,他们总是不为所动,好似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偶尔勾起浅浅的酷笑,眼中闪着勾人的魔魅之光,带点冷俊却又不失放肆的神情。

梦如为何看的这麽清楚?因为他们正在向她放电……怎麽回事?她的胸口有着难以言语的欲动。仿佛可也听见自己的心跳。这样的他们,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试问有那些女人能逃得过他们的诱惑。

梦如愚昧他们为甚麽有这样看着她,就连跳舞的时候,都不放过盯着她,弄得她脸红到脖子,心跳加速的可怕!

不速之客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梦如错愕的接起它,为了不想继续破坏气氛。“喂!”气大声小道。

“你爸出车祸了!快回来!”冲忙丢下句话挂断了。

能听出对方的人很慌张,所以想都不用想的冲了出去。热舞过后的他们准备想展开活动,却眼睁睁的看着她跑出现场,而无法叫住她,告诉她:马上你就要出名了?只得把挂在嘴边的话,活活的香下肚。继续下一个活动。

心急如焚狼狈的赶回家,满眼泪眶地冲进屋。发现父母正在电视前,感动地欣赏着里面的情节。不像电话里的那个人说的那样啊?

“爸!你不是?”虽然很奇怪,不过怎么能在这时候问这种不孝的话呢。

“咦!回来啦?这麽快就散会了,他们的钱还赚的真轻松!”敷衍了一句,又继续感动去了。

这下她明白了,摆明了自己是被骗了。谁这麽无聊啊?什么时候不好骗,偏挑那时候!天塌下来也不如她这时得心痛,不顺心的喝口水也呛个半死。呵!真是人霉的时候连喝水都会呛到,先前没留下的泪水,现在却为了这种想不通的琐事而滚滚掉下。

风吹乱了她的长发,也吹痛了她的心,看到手里的水晶鞋,想到即将就要失去和他们见面的机会了,失落和遗憾让她不甘心的抓起饮料和礼物狂奔出去。不甘示弱的与命运较量,她要在他们离开时赶回现场,把手里的礼物送给他。

礼物就是那双水晶鞋,是她半年前在网上定做的,透明的水晶鞋里,睡着两个姿势优美,跟童话里一样的睡美人,那就是梦如本人了。

梦如把这双鞋定为自己的定情信物。所以很多男生也为了这双鞋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却徒劳无功。

老天还真是和她作对,眼看就快到了,的士居然在这时抛锚。梦如只好跳下车,用跑步的方法边跑边找车。没想到连车、人都这麽无情,没有一个愿意载她。

音乐声越来越近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快到了。累得半死的她连喝水都不忘加快脚步,就在抬头喝水时!“砰!”的一声,手里的饮料因撞击飞向天,在他们的头顶上画了一个半圆,水溅落在他们身上。

稳如泰山的他,被梦如这一撞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反而见她重心不稳,快跌倒时用右手快速的搂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拉。

顺着她用力的方向倒去,结结实实得靠在一个人的胸膛上。头一次这麽近的贴着男生,尴尬得赶紧推开他。又是道歉又是鞠躬,“对不起!对不起!”说个不停做个不停,就怕人家抓着她。搞得他们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哎!喂!”又好气又好笑的他们没想到她会来这招,居然又没有和她说上话,让她跑了。

“哈!这人怎么这样阿?”勇没好气的说道。

“不知道是我们没运气,还是她没运气?”毅可惜的叹道。

“谁说的!我就不信!”丢下一句话追了上去。

毅和勇对她的举动奇怪的追问:“俊,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不会对她有想法吧?”

被莫名其妙的问话搞得停下了脚,弄得他们差点没刹住车。对他们表情失望的说:“原来我在你们心目中是这个样?”

“不是这个意思,觉得你今天老是怪怪的?”勇解释道。

俊对今天的自己是有点不可思议,也自我好笑的说:“不想放过人才罢了!你们不觉得她于众不同吗?”耸耸肩继续追了上去。

这麽有心的去在乎一件事,却让她心灰意冷地独自在返回的路上徘徊。原来当她赶到时,已经人去楼空。伤心又失望的她默默的接受了这一切,带着失落和遗憾,满眼泪光,静静的走着。

脑袋怎么感觉晕晕的?想用手拍拍自己的脑袋,可是?—模糊中只听见喂!喂!你没事吧?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晕过去了!怎么办?”毅错愕的看着俊和勇。

看着这个样她,俊头痛的说:“还能怎样,难不成把她丢在这里?”

勇不敢想下去的问:“不会要把她?”

“不然怎样?”俊无奈的回答道。

梦如就这样跟着他们回到演播室。说回来上天还是对她不薄,他们都为她做到这个份上了。梦如,你可要努力哦!过了这一关,你就麻雀变凤凰了!

是什么凉凉的东西在额头上一动一动的?慢慢地有了感觉,还像是有人拿毛巾之内的东西放在他额头上。感觉自己飘飘然然地,无法睁开眼睛。

“哎!毅,你这样盯着人家,如果这时她醒来一定会给你一巴掌!”俊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故意的说上一句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她长得真的很正耶!连睡觉都这麽好看!”毅没理会他,也自顾自的欣赏着。

“有那麽好看吗?”俊有点好奇的过去。

感觉自己是躺着的,怎麽回事?这是哪里?努力回想?该不是?她回想起自己晕过去的事。来天!丢脸死了!觉得自己没脸见人时却听见“再不醒来,我就要王子吻睡美人哦!”听到这话更是不得了,吓得她猛地坐立起来。

啪……“啊……”、“哦……”两人的头对撞,啪!的一声弹开,一个被弹回床抱头喊痛。一个被弹回沙发疼得抱头大骂:“你吃错药啦?”

隔夜饭都快撞出来的梦如也火了,破口大骂到:“你有神经病呀!谁叫你那样说话?”一张脸因痛和生气而胀得火红。骂完后才发现是他,立即就后悔了。

原来俊发现她的眉毛在动,才知道她早已醒了,所以才那样说,结果?

“又不会对你怎样,干嘛那麽激动!”俊霍得站起来,他高大的身形逼近梦如,浓厚的男Xing气息不断地向梦如袭去,他用一双可以杀死人的眼光盯着她。仿佛要摄入她的内心,勾走他的魂魄一般,他的脸越逼越近,近到和梦如之间只有一拳头之隔。

见她没有任何行动,也没有想骂人的表情,疑惑的说:“你不准备打我一巴掌,然后大叫非礼吗?”俊一副看穿她的样子。

梦如没有动口也没有动手,只是表情淡淡不解的疑视着他!暗想这些明星是不是都有拍戏症,怎么听他们说话都像是在看电视?

“好啦!现在已经不早了,你们确定还要继续吵下去吗?”实在是看不过去的李总嚷嚷道。

“不需要了!”说着嘴角勾着笑意,一副你即将被骗的表情看着她。

随后李总双掌及拍两下,从屋外进来四个女人,非常时髦的四个女人。她们微笑着有礼貌的说:“大家好!”说完打开自己的工作包。

哦!原来她们是化妆师。梦如好奇的悄悄靠近她们,只是为了想一睹她们包里的化妆品,因为她从来不化妆,所以不知道一个人要用那麽多化妆品,惊讶的大张嘴,下巴都快脱臼了。

目睹夸张表情的他们,不禁好笑的摇摇头,想不通这世上居然有这种不懂化妆品的女人。随即又发现她,像小偷般偷偷从人群背后溜到门口。

“不许走!”大喊出声的俊面无表情的看着梦如。

听到喊声,所有的人眼光全落到梦如身上。

梦如对他们的整齐眼光吓了好大一跳,错愕的感觉自己是被抓到的小偷。“我?我?”吓得语噻,苍白张脸。

看着她可怜的表情,终于不忍再逗她下去,带着浅浅的笑意来到她身旁,温柔的说:“不要怕,和你做个交易好不好?”

“什!什么交易??”梦如无辜的表情看着他。

“只要你跟我们出席今天的明星脱口秀!你要我们做什么够可以。”说话停顿间带着随便的意味,好似她根本没有那个脑袋叫他们做什么。

“明、星、脱、口秀?”活像要活香这几个字。

俊双眼微闭,带着笑意的轻轻点了下头。

气宇轩昂、玉树凌风、魅力俊脸,迷人的色杀笑容。哦!天啦!差点就快尖叫出声的梦如,被迷得点了头。

“好,就这样。”成功搞定的俊,转身叫其中一个女人带她去,“把她身上的那些烂布拿下来,弄漂亮点!”说完便享受造型师和化妆师的帮助去了。

居然说她身上的是烂布?梦如气的鼻孔冒烟。

被拉进内屋的梦如不习惯她们的摸来摸去,反抗的吼道:“你们干嘛?放开我!不要!??”声音大到屋外的人都全听见了。如果不知道的话,还以为里面的人在强Jian她。

正在和工作人员讨论事项的他们,不起眼的瞄了一下她,突然像受刺激的拉回无意间瞄到的她!

有一个漂亮又身材窈窕的女人仪态优雅的站在他们面前,向他们几个男人微笑着。微笑的脸上有着自信满满的诱人风采。

不光是他们,事实上就连其余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多瞄了她几眼,除了替他打扮那个女人。

刚才还笑人家,现在轮到他们下巴脱了臼,傻眼盯着梦如他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女人实在太美了!美得使人忘了言语,甚至忘了呼吸!

好不容易透过气的俊,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干嘛穿成这样?”

“不是你叫他们穿的吗?”梦如看了下自己奇怪的吼向他。

身上Xing感的低胸白裙,如檀木般的黑发直垂到腰间,一双绕带白色高跟凉鞋,使得她白皙的肌肤看起来有种透明感。让人顿时有种错觉感,仿佛自己进入童话世界。

一旁的李总惊叹道:“我看无论哪个男人看到她,能说出话的大概也不多了!”

拜托,还要不要工作啊?在这样看下去就快天亮了!

李总定了定神,向拍手大家喊道:“好啦、好啦!准备、大家准备!”

虽然有点害羞,不过胆大是她的天Xing,大方是她做人的道理。所以,她想给他们一个好印象。

无意间发现俊正在端详一个小盒子,琢磨着想打开它。突然发现自己的小盒子不见了,而他手里的又那麽像她的。情急走过去指着他手中的盒子:“它好像是我的!”

“是吗?”有趣的转动着手里的盒子,“里面是什么?”

见她如此转动,深怕弄碎,慌张的从他手里抢过,“不要赚?”害怕的打开查看,见完好无缺,这才松了口气。

见她紧张成那样,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本想追问却又被她抢先,“送给你!”笑着双手握着盒子递到他面前。

他们自然的笑了笑,一副好似粉丝都这样,自豪的结过它,“谢谢!”随即把他拉到身旁坐下,吓得梦如无法反应。

原来录音快开始了。

五人沙发四人坐,明明很宽敞,可是梦如觉得还是太窄了,热的心慌!也许是头一次上电视,还和巨星坐在一起的缘故吧!总是紧张的想发抖,笑起来都像木乃伊一样不自然。

在采访中,俊的手很自然的放在梦如背后的靠背上,整体看起来,梦如就好像靠在他的怀里。太贴近了,都能感觉到他的气息!自己的心跳声,远远超过他们的对话声,火红张脸不敢抬头对视。

俊发觉她太过紧张,怕她把事情搞砸,所以侧脸靠近她耳边,很小声的说:“不要怕,我会帮你。”

不说还好,这一靠近,她更是小鹿乱撞,心跳快得可怕,呼吸大到有气压,手心冒汗可以浇花,体内的血液不断上冲,沸腾的要爆炸。就在这时???

“喂!喂?你这麽了?喂?”

“快叫救护车!”

唉!笨女人,你怎么又晕过去了?—唉!真是有缘无份,命苦啊?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都市甜宠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