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独宠二手娇妻
独宠二手娇妻

独宠二手娇妻

分类:都市小说

时间:2020-10-29

作者:若爱无痕

来源:落初

评分:10分

简述:你可以哭,可以笑,只要你想。

在线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独宠二手娇妻 截图1
小说《独宠二手娇妻》讲述了:他紧紧地锁住她,霸道地宣布:“你是我的女人,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伪装。你可以哭,可以笑,只要你想。”为什么,她的眼眶这样热,泪水不听话地流下来,却不是因为悲伤。为什么他张开的双臂这么诱人这么温暖,让她好想就此扑进去?幸福好像就要来临了,曾经的灾难却又再次降临。他的怀抱,真的能够替她将这一切伤痛都挡去吗?
精彩推荐试读:

寒风萧萧的冬日,自然万物萧条,但街道的热闹并不曾因此而消减。而在这样的天气里,一杯热乎乎的咖啡可以说是很不错的选择。

这是一家雅致的咖啡厅,不是很大,也不是很高级,而是布置得相当的温馨舒适,让人的心情不由得放松下来,细细地品尝那醇厚的咖啡。

灯光微微有些暗,映着暗褐色的墙壁和布置,更加营造了一种合适的气氛,而不至于让太过明亮的光线将隐私暴露在别人的眼中。桌子是淡淡的黄色,很柔和,椅子则是深深的酒红色,搭配起来却并不显得突兀。尤其是椅子表皮上面是泡沫似的小颗粒,看起来很柔软,摸起来更是舒服极了。光是看到这样的布置,人们就不由自主地迈动双腿走了进来。

这时正是晚上八九点的时候,一些逛街累了的男男女女陆陆续续地走进来,点上一杯香浓的咖啡,轻声细语地谈着,偶尔发出清脆的笑声。整个咖啡厅的气氛相当的温馨,令人不小心就醉了。

一个身形娇小的服务员穿梭在桌子之间,动作相当利索。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态度恭敬,让人觉得很舒服。没有人注意到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她眼中的疲惫和忧郁。

盛妖站在半月形的台前,借着桌子的阻挡和人们专注的谈话,微微地曲起左腿,让它能够休息那么一会。真的觉得累了,腿都要僵直了,还不住地打颤。晚饭也还没来得及吃,肚子里这回正在翻江倒海地搅动着,胃在剧烈地收缩,阵阵抽痛。她很想皱起眉头,虽然那样并不能减轻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但总自欺地认为能够好一点。可是那么多的眼睛看着,她只能笑。只能笑。

现在刚刚是人流最多的时候,她常常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现在这样能够不着痕迹地偷偷懒,那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她刚刚想把重量换到左腿,让右腿也能休息一下。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高大的男人。她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堆起笑容走上前去。

“先生你好,欢迎光临日光森林,请问你需要什么?”职业用语已经成了一种本能,完全不需要经过大脑就能一字不漏地吐出来。她现在就像一台机器,已经通过电脑程序输入了必要的东西,已经不需要脑子的存在。

男子正抓着手机打电话,忙中抽空说了一句:“给我一杯ESPRESSO。”

ESPRESSO是一种最基本的意大利咖啡。将深炒的高品质咖啡豆研磨成粉,在专门的咖啡机中,利用蒸汽压力原理,使蒸汽直接通过咖啡粉淬取。特点是香味浓郁,苦味重,表面有一层咖啡油,是高度浓缩的咖啡,宜用小杯品尝。

“好的。请稍后。”笑容在转身的刹那,消失在微微低下的脸上。真的好累!可是,还有好久才能下班。医生说她的胃已经越来越差了,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后果会很严重。她也很想能够准时用餐啊,可是时间不允许。

祈暗玦放下手中的手机,缓缓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刚刚他也没仔细看,只是觉得外头有点冷,所以跑进来喝一杯热咖啡。

微微点点头,这咖啡馆还不错,虽然不是那么高档,但布置环境还挺舒服的。眼光在转悠之中,他看到了那个忙碌的服务员。很娇小的个子,隔着一段距离能看到那还没有他巴掌大的脸,他差点要怀疑店主是不是雇佣未成年人。这个身高,也太迷你了一点吧。

“先生,这是你的咖啡,请慢用。”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观察的对象,盛妖露出职业性的笑容,弯身轻轻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抬头,便要转身。

却只是在她抬头间的刹那相对视,祈暗玦就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无法动弹。他差点就伸出手,抚摸上那满是愁苦的面容。笑容之下,是浓浓的愁苦,他绝对没有看错。

从未见过如此愁郁哀怨的双眸,那张白皙的小脸上写满了无奈与沧桑。她年岁看起来不大,就像他认为的那样,似乎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也许还不到160的迷你身高,瘦弱的双肩上彷佛扛着整座山一般的负荷,是那么的沉重与疲惫,似乎随时都能将那副纤瘦的身躯压垮、压碎,一阵微风吹过便能灰飞湮灭。

即使如此,她的脸上却始终挂着温柔的笑容,对着每一位客人,态度和善的,态度恶劣的……但是,那笑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乍一看来似乎很自然。但细细地看来,却明显没有到达心底。因为那深邃的眸子里,没有笑意。

祈暗玦能看出来,那笑容后的辛酸与苦楚,那被痛苦摧残的生命,那几乎滴出血来的哭泣灵魂。那笑,让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捏住了,用尽了力气,很紧。

视线,忍不住追随着她轻盈的身影,那苦苦的笑容。他不是个专情的男人,也并不是那么相信爱情的人,但这一刻,他突然相信自己真的对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一见钟情。因为在二十年的人生中,他第一次这样为一个人心疼,他甚至还不认识她。

虽然他才二十岁,不过是个大一新生,而且作风又特别乐观豪爽、狂放不羁,彷佛是个不识人间愁滋味的大男孩。但是,与生俱来的坚毅独立性格,还有绝对的自信,细腻周详的思想和强势的行事作风,却又让人觉得他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可靠成熟。

再加上他漂亮出众、帅气非凡的外表,挺拔伟岸的昂藏身躯,灿烂如暖阳的开朗笑容,以及他天生拥有的独特魅力,他彷佛一颗超强力磁石般吸引着身边所有的人,无论是男或女、老或少。

当然他们不知道,这个阳光一样的大男孩手中掌握着什么,更不知道,一旦这层阳光落下帷幕,他将是怎么样一个人。

他从不需要主动追求任何人,也从没想过要追求任何人,因为他身边已经围绕着太多的追求者了。但是,即使他曾和许多女孩交往过,却没有一个能令他兴起更进一步念头的,他找不到一个能令他真正动心的人。

直到现在……那双眸子的主人……

终于又找到了一个空挡,盛妖依然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站着,不着痕迹地舒缓着快要不能弯曲的两腿。低头,好像是在查看自己的装扮是不是还好,实则,咬住了嘴唇,将胃里的疼痛当成唾沫吞咽下去。喉咙滚动了一下,再抬头,依然是笑容灿烂。而咖啡厅里,依然是欢谈笑聊,好不快乐。

她不由得苦笑起来,为什么还要存在奢望呢?为什么还奢望有人会注意到自己的疲惫,能够轻轻地问一声呢?不是已经清醒了吗?从最初的奢望店主能够发现她的不适,让她偶尔休息那么一下,到不经意的皱眉被店主责骂,她就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了,不是吗?

早就知道,这是一个只能靠自己的孤独的社会,就连母亲都不体谅自己,又如何能够去奢求别人呢?盛妖,别做梦了,快醒来吧。不管怎样,你都要撑下去,因为你别无选择。

突然,眼帘中出现了一只高高举起的手。她将偷偷收起的笑容搬出来,快步走过去。“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麻烦给我拿点糖。”也许是被她的眼中的愁苦影响了,他突然觉得早已经喝习惯了的咖啡竟然这么苦。她就这样在他面前微微弯腰,只要他微微再拉直一点腰杆,他们的脸就会碰到一起。那是一双很漂亮很深邃的眸子,只是被太多的苦充斥了。水汪汪的,像是随时会滴落泪水。好想替她抚平那些愁苦的纹路!

“好的,请你稍等一下。”

娇小的身子已经转身轻盈地离开,他微微抬起的手又放了回去。手心之中的空缺,蔓延成心头的一点失落。他微微一笑,为自己的急躁。他有的是时间,不是吗?既然是他看上的人,那么他会不惜一切得到她。

“先生,你的糖球。”盛妖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便要离去。刚刚的一弯腰,让她一直在抽痛的胃更加难受了。

“等一下!”祈暗玦叫住她。

“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已经走了几步的身子停住,飞快地转过来。也许是因为转得太快,他注意到她略略皱起的眉,但很快就展开了,仿佛刚刚只是他看错了。

公式化的用语,公式化的笑容,都这样令他心疼。“你叫什么名字?”

愣了一下,抓住胸前的工卡,苍白的脸色一瞬间又苍白了许多。“我……请问我哪里做得不好?”她哪里得罪他了吗?看来,又要被扣钱了。霎时间的无力涌上来,她几乎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手不由得紧紧地抓住桌子的边缘。

祈暗玦也愣了一下,继而明白她的意思。“你放心,我不是要投诉你。你做的很好,真的。”

盛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错愕已经被笑容替代。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知道自己的名字,但她还是报了上来。“我叫盛妖。”

祈暗玦皱了一下眉头。盛妖?“哪两个字?”

像是明白她对自己的名字的想法,盛妖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又添了一点苦水。“盛开的盛,妖精的妖。”

母亲说,她是害人的妖精,所以给她起了这个名字。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个不事生产的无赖,她的出生阻碍了母亲的开始新的生活,所以她是害人的妖精。

祈暗玦没有错过她脸上突然多出来的东西,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她可以换一个词来介绍,但她说妖精的妖,而且表情很苦。这是为什么?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先去忙了。您慢用。”

祈暗玦看着她的背影,眸子微微眯起,一脸若有所思。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宠婚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