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恶魔的交易:暗欲
恶魔的交易:暗欲

恶魔的交易:暗欲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0

作者:圣妖

来源:落初

评分:10分

简述:真正想要回头的时候,却已来不及。

在线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恶魔的交易:暗欲 截图1
由圣妖原创的小说《恶魔的交易:暗欲》讲述了:男人笑了笑,“因为,我找不到一具能代替你的身子,如今,我玩腻了那些主动的,对你躺在身下时木鱼般的反应,很怀念。”女人盯着这张脸,他还是如初见时的那样邪恶,“变态。”“你会喜欢上我的变态。”男人的脸,堪称完美,精致的令人目眩神迷,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充满邪念。他的手,修长好看,可在她的眼中,那却是一张束缚不了的巨网,她挣脱不了。
精彩推荐试读:

城市的喧嚣,夜幕将至,天空很沉,浓郁中张扬四射。俯瞰下方,白沙市中心的大卖场内依旧灯火通明。

一名高挑的女子身穿白色紧身衣、及臀超短裙,足蹬一双十厘米高的同色长靴。素净的小脸画着得体的妆容,正时不时地看着腕上的手表。

容恩厌倦地望向卖场内来来往往的人群,要不是因为打工,她才不会穿这种衣服到这来呢。一见有人过来,她忙挂上职业笑容,“欢迎免费品尝我公司的新产品,早晚一杯,有助于消化。”一听说是免费,便黑压压地聚了一批人上来。容恩忙不迭地宣传起来,“现在起,实行优惠,买二送一。”

好不容易送走一批人,她再次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六点整,重重吐出一口气后,这才轻快低喃道,“下班。”

跑到休息室换上便装,顺便将脸上的妆洗去,容恩拿起一旁的面纸狠狠地擦了几下。高大的落地镜前,她姣好的面容不带一丝表情,将面纸揉碎丢到一旁的垃圾桶后,这才步出了卖场。

回到一座老式的公寓前,爬上几十阶破旧的楼梯,一推开门便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妈,我回来了。”

这是一间四十平米的公寓房,里面布置相当简单,刷成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两个中国结。容妈妈听到声音,正好自厨房间走出来,手上还端着两个菜,“容恩,累不累啊?”

她放下手中的包在桌前坐下,“不累,就是腿有点酸。”也难怪,一天八小时,除了吃饭就都站着,要命的是,还穿着那么高的鞋。

“哎,容恩啊,你说你那么高的学历,怎么会连一个工作都找不到?”容妈妈将盛好的饭放到她面前,也跟着坐下来。

容恩不解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每次我去面试,人家明明在电话里说的好好的,可是一看到我的简历就变卦了。有的公司甚至连简历都不看,提到我的名,就直接进黑名单了。”

容妈妈随意地扒一口饭,“照理说,我们也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容恩同意地点点头,“我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得罪什么人啊?”

“妈,慢慢来吧,还能被压垮不成?”容恩换个语气,随意扒了几口饭,年轻的脸上,依旧自信满满。

“我就是怕你太辛苦。”容妈妈心疼得将菜夹到她碗中,“多吃点。”

“妈,快来不及了,晚上还有个家教呢。”容恩匆匆喂几口,抓起桌上的苹果站了起来。

“容恩啊,早点回来。”容妈妈不放心地跟在后头,将手里拿着的外套塞到她手里。

“知道了。”容恩忙接过手,快步跑出去。

白沙市,一座被誉为世间天堂的地方,霓虹灯下,物欲横流。有钱,这便是天堂,看往车水马龙的街道,容恩的嘴角扯开一抹淡笑,带着几分讽刺。

其实,她现在要赶往的地,正是白沙市最大的夜总会,欲诱,恰如其名,极尽骄奢糜乱。只是在那里打工收入可观,足可维系家计。

上了公车,几站就到了。容恩习惯坐在最后排,透过茶色玻璃,将外头的夜景一一收入眼中。布满彩灯的绿化,不再返朴,被强行点上奢华。这样的夜,她不喜欢。

欲诱门口,两个烫金大字高高悬挂在足有几十米的天空,一半镂刻,一半填实。冷冷睨视着即将堕落的人群。

酒吧内,DJ放着最动感的音律,挑起舞池内一浪浪回应。

暧昧的灯光下,男女热舞,陌生的肢体也可脱离世俗,这,有的就是迷……乱……

容恩换上套装,拿过一旁的酒牌。

一号会所,看来今天又有可观的小费了。她眉眼浅笑,淡淡拉开嘴角。

一号会所是欲诱里唯一的贵宾室,来的一般都是商界的精英抑或是政界名流,出手自是阔绰。

“容恩,长的漂亮就是本钱啊,又是一号会所呢。”一旁的丽丽羡慕地望了眼她手中的酒牌,脸上的妆容浓艳至极,紧身衣下的身材更是火辣辣。

容恩扯起一抹笑当作回答,端起一旁的酒拖朝一号会所走去。

“哼,神气什么啊,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那才叫一个美呢!”丽丽不屑地瞪着她远去的背影,迈开步子,搔首摆臀,朝着指定的包厢走去。

容恩一手拖着酒盘,一手轻轻带动把手,门便开了。

与外面不同的是,里面竟出奇的安静,隔音效果可见一斑。

她将门关上,上前几步将手中的酒摆放到茶几上。

眼睛不自觉的向周围瞟去,只见,水晶质地的茶几上,堆满了一摞摞整包的白色粉末,周边,围着几人,正将那些东西一一归拢。由于灯光黯淡,容恩并没有看清楚。她蹲下来,扭头望去,就看见一旁的意大利沙发上,一名男子半隐在黑暗中,只露出精致西装裤下那一双修长的腿。

容恩将准备好的绿茶倒入酒中,动作熟练地兑起来,静谧的会所内,只有调酒时发出的冰块撞击声。

边上几人将手中的东西有序码开,一人拿出随身的刀子,在其中一袋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隐在黑暗中的男子,眼微微眯起,从容恩的角度望去,多了几分阴兀。

一人手上沾起些毫粉末,放到鼻翼下轻嗅下。片刻后,朝着那名男子点点头。

容恩涂满妆容的小脸忽地惨白起来,这,不会就是电视中的毒品吧?

虽然在上岗前就接受培训,领班也说过,出入欲诱这种地方的,什么人都有,就算看到杀人放火也不能吱一声。可是,这也太吓人了吧?

“过来,倒几杯酒。”那人将药粉涂在纸巾上,双眼对上容恩,语气充满不耐。

“呃……”,容恩及时反应,将玻璃酒杯码成一排,拿起兑好的酒倒起来。

阿元将拆开的粉末倒出点在纸巾上抹开,身旁的几人拿起卷烟迫不及待凑上前。包厢间瞬时雾绕氤氲,容恩半跪在毛毯上,垂下脑袋,等候客人的吩咐。

想想自己下个月的房租都不知道在哪里,而这些人过的岂止是人上人的生活,纸醉金迷。

几人拿起桌上的酒对碰了起来,见容恩垂首在一边,阿元不悦地大喊起来,“愣着干什么?给爵少倒酒。”

“是。”容恩拿起酒杯冲着黑暗处的人影靠近,轻轻唤一声,“您的酒。”

男子交叠于膝盖处的脚放下来,身子一倾,便隐出黑暗。

光照下的脸,近乎完美,浑然天成的霸气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压力,周身弥漫着冷然的气息,这个男子,有着他人没有的冷酷魅力,轮廓很深,眉角锋利。

南夜爵接过容恩手中的酒杯,指尖相触,带着一股势如破竹般的凉意。

“爵少,又一个女人拜倒在你西装裤下了”,先前的那男人大声笑起来,脸转向一旁的容恩,“喂,陪我们老大睡一晚怎么样?”

容恩面无表情地低下头,见惯了客人的调戏,这不算什么。

“你要功夫好的话,说不定我们爵少就包了你,总比你在这做服务员好。”旁边的几人附和地笑起来,语调轻浮。

南夜爵掏出皮夹,从里面夹出一叠现钞,当着众人的面,从容恩敞开的领口塞了进去。

她嗖地抬起脑袋,这样的客人还是第一次碰到,一时竟不知怎样应对。

男子冰凉的指腹触在她柔软的胸前,甚至已经碰到了内里的纹胸。伸出来时,指尖若有若无的在胸前划过,引得她全身一阵战栗。

“触感不错,不是隆出来的。”男子笑着喝尽杯中的酒,双眸紧盯着女子。

容恩紧咬住下唇,一股强有力的屈辱感自心间浮出。她知道,此刻塞进她内衣里的现金不是小数目。至少下个月的生活费和房租都不用愁了,自尊,在这个时候,当不了饭吃,微微平复了下,再抬起头时,竟挂着一抹纯净至极的笑意,“谢谢。”

南夜爵黑眸中闪过一丝极淡的厌恶,似乎并不愿意看到容恩此刻的笑,将手中的酒杯放回女子手中,便隐回了黑暗。

容恩拿出一旁的酒,继续兑起来,胸口的钱像一团火一样,烧得她难受极了。

带着伪装起来的笑容,容恩在空置的酒杯中一一倒满暗黄色的液体,和着一股淡淡的泡沫,诠释着人间的享受。挪了挪跪的发麻的膝盖,眼潭深处,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反感。

“咚咚……”,门敲了两下后被打开,领班带着几名小姐相继走进来。脸上挂满谄媚的笑,“爵少,这是我们欲诱最好的姑娘了,今天可是特地为您留着的。”

转身,将身后的一名女子拉上前,推搡几下,“她叫Candy,是刚来的,还是处呢,保管能对爵少的味。”

Candy有些不适地缩了缩身子,待看清楚南夜爵的样貌时,脸上就立马多了几分羞涩,主动地靠过去。

容恩维持着方才的姿势,看来皮相好的男人就是有一套,走到哪都吃香。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女生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