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
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

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9

作者:苏安好

来源:落初

评分:10分

简述:我们说好井水不犯河水的呢?

在线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 截图1
由苏安好原创的小说《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讲述了:席公子有三好:宠慕暖央,爱慕暖央,调戏慕暖央。世人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有慕暖央知道他骨子里透着怎样的坏,说好只是造个小的,他把大的也收买了是几个意思?还漫不经心掐灭她桃花一朵朵。一日,慕姑娘不堪欺压,炸毛:“席澜城,你是不是男人,我们说好井水不犯河水的呢?”
精彩推荐试读:

“他起诉我骚扰罪!?”

深夜,公安局外,慕暖央脑子里嗡地一炸,当即怒火蹭蹭的往上窜,咬牙道:“我不控告他性侵犯我,毁我名节就不错了!”

艾伦啧啧了两声,目光上下扫荡一身兔女郎短裙的她:“大小姐,你到外面去说席公子饥不择食到来侵犯你?谁信?”

“那我也跟他都事先谈好价钱了啊!”慕暖央羞恼,尴尬地咬唇。

“你想跟他玩****就算了,还想用钱嫖他?把你美的!”艾伦一脸没救了!

“我这不是做着良心买卖么!”慕暖央整张小脸窘迫得爆红,强词夺理了起来!

说真的,她这辈子活了23年都没有这么丢人过,要是被传出她堂堂当红小天后被告骚扰他人……

那滋味不是一般的酸爽!

她越想越挫败,细白的双手遮着脸蹲在地上,内心崩溃的想这绝对是成年人之间发生了一些纯洁的误会,广大民众会情愿信那个卑鄙的禽兽男,也不信她?

这件事说起来,起源是在今晚九点左右,作案地点是在桥西酒吧!

慕暖央穿上备好已久的黑**感兔女郎短裙。她长睫微颤,侧花半脸面具下的小脸红的羞窘,暗骂没出息,不就是去把席澜城灌醉睡了他么。

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难倒她这个演技爆棚的小天后!

慕暖央深呼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抬手梳理了下一头长发,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推进了包厢。

紧闭的门被打开,一道深邃危险的视线朝她射来,慕暖央心底一凉,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

“把门关上!”男人语气淡淡的,却有股冷清在里头。

慕暖央温温顺顺地把门给掩上了。

“席公子。”她话音棉软。

视线悄然的落在席澜城身上。

不得不承认,他长的很俊美,剑眉之下是深邃沉寂的眼眸,英挺的鼻梁,淡漠的薄唇,无形中浑身透出一股内敛深沉的气质又似翩翩公子般透着几分温雅出尘。

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

慕暖央整颗心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勒着一样,阵阵的紧缩。白净的小脸浮上一抹嫣红,清澈的眼眸里划过纯粹的欣赏。

这男人很有绅士气质。

席澜城优雅坐在奢华的沙发上,幽沉如墨的眼神扫了她一眼,削薄轻抿的唇轻动:“把凌小妍叫来!”

“席公子,小妍姐今晚身体不舒服,我是替她来带班的。”慕暖央扭着手指头,讷讷的说着。

席澜城微眯着眼眸,像似在扫描一件物品般看着她,一分钟后,修长的手优雅的端起酒杯,动作缓慢的朝唇边送去。

他同意她留下了。

慕暖央眼睛一眨,屏住呼吸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席公子,喝酒……”

把他灌醉了办事要紧,她白皙的手指端起酒杯,表现得很殷切朝他递去。

席澜城深邃的黑眸半敛,视线落在她身上:“恩?”

“恩——?”慕暖央抬了抬酒杯,喝酒啊,有什么不妥吗?

“凌小妍没有跟你交代,过来要做什么?”他锐利的眸光,对视上她迷茫的大眼,几乎是要将她彻底看透。

做——什么?

慕暖央愣了下,脑海中浮现了某些禽兽总裁扑倒脆弱小绵羊的画面。

秒懂,咳咳——瞬间秒懂啊。

她眼眸里隐隐跳跃着些许星光:“我,我当然知道。”

将酒杯轻放在玻璃桌上,慕暖央浓翘的长睫半眯起,迫不及待地将嫣红的唇瓣朝眼前的男人嘟去。

一个动圈式麦克风堵住了她。

“唱歌!”他薄唇轻吐出了两个字。

“啊!”慕暖央错愕的睁开眼,迷茫的眸光落在席澜城尊贵俊雅的脸上,愣愣问了句:“席公子想听什么歌?”

前者仿佛看到了一群***在她眼前飞奔过。

而后者优雅地靠在沙发上,抽出一支烟点燃,修长的手指间夹了根香烟,缭绕的烟云淡薄地笼上了他暗夜般深沉的黑眸,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最炫民族风吧。”半响后,他低沉平静的声音传来。

慕暖央指尖微抖,差点把手中的麦克风朝他脑门砸去。

谁会信这个权倾京城,坐拥千亿身家的盛世集团总裁——席澜城!

来酒吧是听最炫民族风的?

据艾伦收集来的可靠消息,矜贵的席公子每周的星期四,都会来桥西酒吧的贵宾房待上一整夜。

让一个妙龄少女陪伴气血方刚的男人一整夜,只是唱歌,可信度很低啊!

慕暖央咬了咬下唇,莫非席澜城有什么难以言齿的特殊——癖好?

“不唱?”他将烟蒂丢在烟灰缸里,扫了眼纠结中的女人。

“席公子说笑了,我刚才只是默默地陶冶了会情Cao。”慕暖央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拿起麦克风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

“那唱吧。”席澜城优雅换了个坐姿。

“好,好呀。”她跑到点歌机旁,纤细的指尖划出一首最炫民族风的歌曲。

待音乐一起,慕暖央便硬着头皮,扯着嗓子高歌亮唱,她嗓音娇软,一首歌唱下来,难免有些嘶哑起来。

歌声一停,便丢下麦克风,端起玻璃桌上的红酒,一阵咕噜噜的猛灌。

“继续,死了都要爱。”席澜城戏谑的淡笑渗入眼中,神色却是沉静淡远如常。

“……”慕暖央脸色僵化了好几秒,却在某公子饶有兴味地注视下,她硬挤出一个笑容,殊不知这比哭还难看。

“席公子,唱这么伤感的做什么,不如我们换首欢乐的。”说着就伸手去切换一首情意绵绵的歌曲。

“恩?”席澜城眉梢微挑,低沉的音调夹带一丝威胁意味。

“唱就唱嘛。”慕暖央重新拿起麦克风,指尖划出歌曲。

这个男人肯定缺爱!

——在她高歌献唱时,背地里已经把席澜城里里外外吐槽了个遍。

接下来。

什么海阔天空,青藏高原的飙音歌曲,都被他要求唱了一遍,每首唱完,慕暖央就给自己灌了一杯红酒解渴。

“席公子,听满意了吗?”她张张口,发出的声音已经嘶哑的不像话。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