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推荐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漠生死路
大漠生死路

大漠生死路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0-03-19

作者:姬昱汝

来源:落初

评分:10分

简述:看极品炮灰女恶毒逆袭。

在线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大漠生死路 截图1
由姬昱汝原创小说《大漠生死路》讲述了:从踏进沙漠的那一刻就注定这是一条走不到终点的生死路,一大波惊悚和意外正在袭来。打酱油的他们很想问,这都似为什么尼?三千年前她深爱的男人痴恋着另一位女子,她却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民族大义面前她选择了背叛,却换来了万劫不复,三千年后如果有机会重生,还依旧如此吗?“吃了我的吐出来,拿了我的还命来,你们一个也别想跑掉!!”
精彩推荐试读:

大漠孤烟,风起云卷。

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一支在沙暴中迷失了方向的探险队。这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凭着对神秘大漠的一腔喜爱,自发组成了这支业余探险队,领头的是刚分配到考古队的毛头小伙子林成啸。

这场风暴来得突然、诡异,仿佛是平地而起。大家一时间没有防备,只能徒然躲避,顶着风沙乱窜,就是这个时候有队员一失足跌进了一个沙窟。沙窟大约半人多高,有个孔道可以通到地下,大家一看有了避风的地方,干脆都跳了下来。

沙窟并不大,六七个人躲进来显得比较拥挤,这时有人提议说,看这场风暴一时半会也停不了,不如穿过孔洞到下面去看看。

年轻人好奇心比较强,一听提议大伙群起响应。孔洞不是很小,一个人爬行正好可以通过,大家依次穿过孔洞,发现里面是个方形空间,跟房间有些类似,已经被风沙埋没了大半了,孔洞就在靠近墙壁顶部的地方,大家踩着软绵绵的沙子走进去,踩到地面时用手电一照才发现这是个直的甬道,由一种光滑的黑色石头砌成,往前一直延伸着,石头摸上去冰凉润滑。

大伙顺着甬道往前走,甬道却像没有尽头一样,走了几个小时还没有到头,就在队员们要放弃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个拐弯,顺着又拐了几道弯之后没路了,大家感到非常奇怪,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走到尽头了,前面是一堵厚重的石墙。摸上去参差不齐,好像还雕刻了什么东西,林成啸用手电照过去,竟然是一张巨大的鬼脸,漆黑的石头在手电的照耀下泛着森森的白光,加上那巨大骇人的鬼脸,显得异常恐怖,大伙不禁吓了一跳。

“既然没有路了,我们赶紧原道返回吧。”有人提议道。

林成啸根据自己的一点考古经验,这墙八成是有点门道,在光秃秃的甬道里出现这样一堵石墙,肯定是有用意的,说不定是个石门,只是这开门的机关在哪,他一时搞不清,况且有没有陷阱或者暗器什么的,他作为队长,不想带大家冒这个险。所以没说什么,准备带大家往回走。

“等等。”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这个墙肯定有玄机的。”林成啸看了一下,说话的是队员赵之丰,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石墙前用手去摸。“应该有机关的,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围着鬼脸这里摸摸那里按按,林成啸担心出事,正想去阻止他,刚拉到赵之丰的手臂,不知他摸到了什么地方,那鬼脸的一只眼睛里突然亮出一道光,只射向他,赵之丰惊叫一声倒下了,连身边的林成啸都感觉身子一震。

林成啸仔细寻找了赵之丰的伤情,奇怪的是他身上没有丁点受伤的痕迹,却一直昏迷不醒。队员们围着他着急得想办法,林成啸急忙掐他的人中试图叫醒他,折腾好一会儿他终于幽幽得醒过来了,喝了一口水,精神也彻底恢复了,“刚刚怎么回事?我觉得好像被电了一下,这地方怎么会有电呢。”他奇怪的说。

“你……你额头上……”队员王令强指着赵之丰的额头惊讶得说不上话来。

林成啸顺着小王的手定睛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赵之丰的额头上有一片清淤,看上去竟然跟这石壁上的鬼脸很像。

“这……我刚刚检查你伤势的时候,还没有这东西。”林成啸也莫名其妙。

赵之丰摸一摸,不疼也不痒,这是什么东西。林成啸想到以前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的,在几千年前的西北少数部落,有一种下煞的巫术,巫师用一些从动物或者植物身上提取的东西作为引子,再通过接触或者传播的形式传到人身上,煞根据在人身上形成的形态和影响不同分为很多种,有点类似于后世出现的蛊。只不过这种煞仅仅很少的人掌握,随着西北部落的合并迁移等,很快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那我这个……不就是鬼面煞?”赵之丰结结巴巴得说道。“这个……有什么影响,我……会死吗?”这个问题林成啸答不出,书到用时方恨少,他此刻只恨自己考古知识太浅薄了。

就在这时,只听轰隆隆的声音,那雕刻着鬼脸的石壁突然缓缓向右侧移动过去。一会儿整面石壁就都进入了右侧的石墙里,石壁后面出现一个宽敞的大厅。大厅大约有一两百平米,三四米高,呈圆形,厅壁上刻满了图案和符号,顶上雕刻着日月星辰,地上齐整得插着很多木桩,木桩都斜着正对着中间的立柱,大家来不及看其他的一进去就被中间这个雕刻繁复的立柱惊住了,走近才看出来立柱雕刻的是一个人,身上缠满了交错的枝杈,使得整个人虚浮肿胀,远看已经失了人形,看隆起的胸部应该是个女人,但是面目却是扭曲恐怖的,那女人正站在高高的台架上,手伸向远方,怒目圆睁,仿佛极尽痛苦,女人身上刻满了奇怪的符号,因为遍布的枝杈,符号早都扭曲了,在女人脖子的位置镶嵌着一块血红的玉片,灯光照耀下晶莹剔透、红得耀眼。

几个队员看到这个眼睛都直了,不等林成啸劝阻,队员大李就攀上去把玉片抠了下来,几个人抢在手里好奇得把玩。

林成啸看着这个奇怪的地方百思不得其解,从考古的角度来看应该是个墓Xue没错,但是偌大的墓道里没有墓棺,没有随葬品,连个墓志铭都没有,只有一个女人的雕像,而且还刻得扭曲邪恶。

他转身去看大厅石壁上的那些”鬼画符”,想从石壁上了解一下墓Xue的来历,只可惜一个字都不认得,这种文字是老师从未教过甚至没有提及过的,就仿佛天书一般,真成了鬼画符.

正在这时,石壁里传来轰隆轰隆的声音,整个大厅都晃动起来,紧接着感觉大厅开始旋转,原本完整的墙壁移动起来,带有鬼画符的那一面缓缓收到了左边,原本光秃秃的墙上豁然形成了一个门,林成啸回头一看,原来不是大厅在旋转,而是刻满符号的大厅外壁藏了十几个暗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触碰了机关,十几个间隔、样式相同的暗门同时开启了。

大家一下懵了,十二扇跟刚刚进来时一模一样的门.每一扇门后都是一个甬道,一模一样的甬道。

谁都拿不准到底该走哪一个,队员们产生了分歧,甚至有人要求分开行动,就在大家犹豫不决的时候,寂静的门后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没等大家反应过来,每一扇门里就突然站进来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这些士兵身材高大,头戴头盔,身上披着短衫和挡腿,一手持盾一手举矛,林成啸急忙靠墙边站住,看着这些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古罗马角斗士”。

二十几个士兵将大厅密密麻麻围了一圈,大厅里的队员们一下成了瓮中之鳖。士兵们手拿长矛,望着大厅中间手无寸铁的队员们,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直接将矛头对准了他们冲杀过来。

林成啸正好奇得看着眼前这些奇怪的士兵装束,见身边的士兵们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冲向了其他人,他这时才反应过来,忙朝大李喊了一声,“快,扔掉那块玉。”

林成啸说的没错,那块玉正是这些暗门和士兵的机关,玉从女人身上掉下来的时候,暗门开启,士兵出击。眼看着队友们都要命丧于此了,大李就是一百个不情愿也没办法,赶紧把玉抛了出来,就在这时,刺向队员们喉咙的矛头突然停止了,士兵们像是被使了定魂咒一般,都不动了。

看着士兵们迟疑停顿的功夫,大家顾不得喘息,拎了自己的行囊撒腿就跑,仅仅停留了几秒,没等大家都撤出来,士兵们仿佛又接到了命令似的,又转身刺将过来,走在后面的三个队友几秒钟就被捅成了筛子。

剩下的人来不及细想,更没时间选择,一股脑跟着林成啸从最近的石门里逃了出来,慌乱中他们不知道跑了多久,拐了几个岔路,直到几个人再也跑不动了才停下来,大口大口喘气,甬道里静静的,看来士兵并没有追上来。

原来的七个人现在只剩下了四个,林成啸、大李、王令强和赵之丰,几个人跑的大汗淋漓,身上热得像捧了个火炉。大李干脆把上衣脱了下来,在这个干燥的甬道里,脱了衣服只能让体内的水分消耗得更快,一旦在这地下脱了水,将非常危险。不等林成啸阻拦,只听见一声尖叫。

“虫子,身上有虫子。”

这一叫让大家都从地上跳起来了,林成啸循着声音照过去,大李的肚子上果然有一团血红色的东西,肉滚滚的身体蜷成一团趴在他的心口,五六只爪子从肉团中伸出来把着前胸四壁。

“它好像还在蠕动……救救我,快救救我。”大李手足无措得望着大家.

恐惧一时笼罩了大家,没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更没人敢说话,林成啸仔细观察着这个闻所未闻的东西,眉头紧锁着。刚刚的大厅里除了士兵,没有看到任何活物,在甬道里大家一路只顾逃命也没注意这些,这虫子是怎么来的?

大李见大家不说话,他小心翼翼得弯下腰,从包里抽出折叠军刀,“别。”林成啸大喊,已经来不及了,大李一刀挑开了“虫子”的一只脚。鲜血从“虫脚”那向上喷涌出来,溅了大家一身,大李的脸上、身上都被血喷满了,瞬间成了血人,鲜血还在不停得奔涌着,虫子迅速萎缩下去,最后化成了一簇肉皮贴在原来的地方,大李像一片纸人一样得倒了下去,没了呼吸。

林成啸用灯照着大个子满是鲜血的脸,他没有闭上的眼睛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在光照下显得恐怖异常。王令强和赵之丰忙脱下衣服检查自己,也发现了一样的状况.

林成啸小心翼翼得解开自己的衣服,一只硕大的肉虫盘踞在他的前胸,四五只爪子扒着前胸,侧背和肚子,像一个扭曲的螺旋一样一圈圈得盘缩进胸口。他仿佛看见自己的血正被这只可恶的虫子一股股得吸出来。虫子还在缓慢得成长着,几分钟的时间,爪子已经伸到了后背,揪了揪仿佛自己的皮肤已经跟虫子连在了一起。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